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吉林省法学会破产法学研究会第4期长白破产法沙龙综述

时间:2018-01-05 08:59:45    来源:破产法学研究会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2017年12月23日,吉林省法学会破产法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暨第4期长白破产法沙龙在吉林大学中心校区举行。本期沙龙由吉林省法学会破产法学研究会主办, 主题是“国有企业破产的理论与实践探究”,分为开幕式领导发言和三个研讨单元,围绕破产法实施最敏感的一根神经——国企破产问题展开讨论,吉林省法学会、吉林大学法学院的有关领导和来自相关行业的“破人”围绕沙龙主题各抒己见,收获颇丰。

开幕式:领导发言

吉林省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姜德志指出,僵尸企业失去自身造血功能,依靠政府补血维持,却迟迟没有通过破产程序加以清理,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国有企业破产涉及地方政府的政绩,部分当地政府担心影响政绩而不批准国企破产;第二,一旦国有企业大量破产,政府可能将面对强烈的舆论和维稳压力。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姜德志认为,首先应通过理论研究驱动破产法的社会认同,鼓励政府高层领导参与;二是政府要为有决策权的部门提出建议,通过府院联动方式合力解决问题;三是破产法学研究会应当与法院一同跟踪个案,对典型案例共同研究讨论,选择成功案例予以推行。

吉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曹险峰教授指出,2018年的八项重要经济工作中,前两项都与破产有密切关联,第一,供给侧改革作为主线,要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理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第二,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大做优。吉林大学法学院的学术研究着重强调探求“世界性问题的中国式解决”方式,破产法的理论研讨亦是如此,破产法研究会立足于东北大环境大背景开展接地气的破产法研究,值得推广。

吉林省法学会破产法学研究会会长、吉林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齐明教授指出,本次沙龙的关键词是破产法、东北振兴和国企破产。选择这三个关键词的原因在于,第一,破产法在现阶段落实宏观经济政策背景下凸现出来的功能和重要性毋庸置疑;第二,东北振兴是各地“破人”相聚于这次沙龙的基础;第三,国企破产意义重大。东北是国企分布最为密集的地区,这一特征是中国其他地区所不具备的。

第一单元:国企改革、处置僵尸企业、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与破产法的实施

吉林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刚发言指出,首先,国企破产重组后极有可能因旧债务再次进入破产程序;第二,国企改革难度巨大的原因包括职工安置和产业续接问题;第三,政府可能会对其自身形象因此而受损存在顾虑,破产案件中的企业和金融监管及区域经济环境问题也急需解决;第四,法院对受理破产案件的标准不清晰,破产受理没有明确的标准。

吉林省法院副庭长李广军从破产案件审理的法治化和市场化两个角度出发指出,法治化即依法治国依法治省、建立服务型政府,涉及职工安置、劳动合同的解除、工商、税收、信访维稳等问题,政府扮演的角色应当是服务而非管理;市场化是指按照市场规则办事,政府不干预,法院不包办,将权力交由债权人、债务人和战略投资人,由他们按照市场规律提出方案。

沈阳市法院庭长徐扬介绍了沈阳市法院清理僵尸企业的举措,建议,一般企业的破产案件可以随机确定管理人,而重大破产案件应通过竞争来确定管理人。他强调,应重视典型案例的指导作用和破产法律宣传的重要性,府院联动和市场化应当两手抓、两手硬。

齐明教授和长春市法院民三庭庭长孙召银作了点评,指出,破产法实施需要一定的外部环境,其中政府功能和市场功能在营造破产法实施外部环境中形成互补;破产案件堆积的原因之一就是破产案件中清算组人员构成不科学,清算组这种管理人方式不能满足现代破产案件审理的客观需要。

第二单元:国企破产的特殊性:利益平衡、府院联动与法律底线

吉林大学法学院邢丹博士从利益衡量角度出发,针对国有企业破产当中劳动债权的保护,从两个方面阐述了自己观点:第一,利益衡量理论对破产法的指引作用主要体现在立法目标上;第二,利益衡量视角下劳动债权保护的特殊性。国有企业破产当中人力资本补偿是实现劳动债权中最为困难的部分。基于此,对破产企业劳动债权保护问题提出三项建议:一是对在职职工,应当鼓励其自主择业,同时鼓励相关企业吸纳该批人群;二是对已经退休或者有工伤的劳动者,推向社保和政府成立的托管中心;三是对解除劳动合同的劳动者,应当提供失业保险金。

吉林省法院法官王亮发言指出,国企本身具有高度行政化特点,即使国有企业存在破产原因,依然会利用自身的行政优势得到金融机构等的资金支持,导致国有企业原地僵持。他还指出,解决僵尸企业问题,破产法只是其中一个工具,未来要做的是在考虑现行法律以及当前环境的基础上发挥破产法作用。

长春市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庭长梁琳琳作点评,针对法院现阶段存在的与其他单位互动不够、上下级之间联系不到位、清算组流于形式等问题谈了自己看法。

第三单元:国企破产的实务操作

吉林中证律师事务所王双律师从管理人角度谈了自己意见。第一,在破产重整中,管理人应当充分与战略投资人协商、签订相关出资协议,以保证其履行出资义务,保障破产重整企业有资金注入和破产重整程序顺利进行;第二,针对破产清算过程中涉及到的财产变价问题,管理人应尽力确保债务人财产的保值增值;第三,债务人与债权人应当聘请专业的破产法律师,以推动国企破产顺利进行。

北京大成(长春)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伟针对国企破产职工权益保护问题发言。他认为,职工的安置直接涉及到维稳问题,解决不好将会对社会造成巨大压力。他结合具体情况总结了国企破产在职工方面存在的问题,如职工工资和养老金问题、厂办大集体问题、集资款问题、职工入股问题、职工再就业问题等。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府院联动,在个案的解决上得到政府的支持与帮助。

北京市盈科(哈尔滨)律师事务所律师沈宏波围绕国企破产的实务操作发言,指出,国家每年拿出大量资金化解央企的历史遗留问题,然而现实情况是,许多央企不敢向国资委申请资金。对于管理人来讲,在国企破产过程中,应与破产企业的主管部门及时进行细致的交流,以保证破产程序的顺利进行。管理人应当有自己的标准化的业务流程,具备相关理论与实践知识储备。

吉林省法院法官杨迪、王亮,吉林市法院助理审判员赵越超分别从职工债权认定、职工集资、金融债权人等方面作了点评。(破产法学研究会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