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与平衡法研究”学术研讨会综述

时间:2016-11-25 09:25:11    来源:省平衡法学研究会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2016年11月19日,吉林省法学会平衡法学研究会在吉林警察学院召开2016年年会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与平衡法研究”学术研讨会,主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与平衡法研究”。吉林省法学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会长傅铁铸出席并讲话,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方志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冀祥德教授作研讨会闭幕致辞和学术总结。来自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法律实务部门的8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研讨会。

省法学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会长傅铁铸出席并讲话

研讨会分两个单元进行。第一个单元的议题是“平衡法基本理论”,吉林省司法厅副厅长禹治洪主持,吉林警察学院党委书记、省法学会副会长、平衡法学研究会会长贺电教授、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院长尹奎杰教授、吉林警察学院治安系副王琳琳教授等十位专家学者作主题报告,吉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岱教授、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法学所于晓光研究员作点评。

第二个单元的议题是“平衡法在部门法的应用”,吉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院长王柏文主持,平衡法学研究会秘书长、吉林警察学院法律系讲师徐持博士、吉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国柱等四位专家学者作报告,吉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建华教授、长春理工大学副校长赫然教授作点评。

吉林警察学院党委书记、省法学会副会长、平衡法学研究会会长贺电教授出席并作主题报告

揭示平衡法学的理论特征

贺电教授在《对平衡法学理论特征的初步认识》主题报告中指出,平衡法理论的提出有着深厚的根基,上连历史根脉、深植社会现实、直通人类未来,有其出现的必然性。平衡法学有着八个方面的理论特征,这是与其他理论的根本区别。第一,秉持平衡的核心理念。有利于将权利逻辑从主体性转向主体间性,有利于将权利方法论立场从原子论转向“关系论”,有利于将权利本质从斗争性转向合作性;第二,坚守平衡的研究范式。平衡研究范式是对权利本位范式的继承和发展,是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科学运用,汲取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精髓,凸显了法学研究的问题导向,回应了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要求;第三,树立平衡的思维方式。是形式法律至上与实质依法治国的统一,是“礼”序与“法”治的融合,是西方话语与传统文化的整合;第四,确立平衡的基石范畴。“平衡”具有扎实的方法论基础、独特的理论特征、丰富的法学内涵和多元的社会功能;第五,坚持平衡的基本原则。符合我国社会经济结构发展,利于实现法现象与本质的价值统一,利于法律规则的适用和评价;第六,掌握平衡的基本方法。把握平衡的基本方法前提是坚持从事到理的问题导向,核心是坚持权利义务的统一,关键是促进法的自我更新。第七,追寻平衡的实践目标。以建设平衡法治体系为依托,以破解制约法治建设难题为准绳;第八,憧憬平衡的理想境界。利于呈现法与人“和谐”的关系境界,利于建构法与自然“天人合一”的文化境界,利于维系法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发展境界。

尹奎杰教授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下平衡法研究的理论视域》的报告中,从比较法角度对平衡法理论研究视域进行了深度阐述。他指出,平衡法理论突破了西方二元对立的思维,也突破了中国传统平衡思维,是一种新的话语方式。平衡法研究要具备全球化视域、规范化视域和方法论视域。平衡法研究不缺乏各部门法的基础,还要关注主流法学理论,重点解决好当前我国法治建设中的三个重大问题,即法律一元和法律多元的问题,社科法学和教义法学的问题,中国的法治本土主义与法治现代化的问题。

平衡法的继承性与创新性

徐岱教授分析认为,平衡法是法理学以及其他部门法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提升性理论,它一方面直面我们原来所移植过来的西方法学基础理论,另外一个方面传承我国中国法文化积淀下来的精华内容,同时还要直面我国法律法治现存的问题,是将这几方面内容有机结合的理论。当前,如何建构一种实用的、适合中国实践发展需求的法治体系,是我们面临的最根本最主要的问题,而在中国法学理论几十年的发展基础之上,吸收精华之后,所得出平衡法理论具备了继承性与创新性,而且这种创新性在于结合中国具体的法政模式,结合我们已经成熟的法律体系提出中国问题的一种解决思路,凸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特质。以权利义务为基础的法学范畴是几十年来中国法学研究最基本的平台和思路,也是我们最基本的思维方式。为了适应当前中国法治建设的发展,平衡法吸收了权利法学的精髓,在考虑个体之间的自由公平公正基础之上,在社会整体运行当中构建个体之间、个体与群体之间,以及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平衡关系。平衡法学的研究来源于权利法学,但是提升了权利法学,这种累积之上发展起来的理论是有缘之水。

于晓光研究员认为,平衡在中国不是一般的概念,它首先是一种历史的积淀,从古到今,人们追求平衡、倡导平衡、向往平衡。其次,平衡是社会发展的要求。当今社会的不和谐音符,很大的原因是不平衡造成的。最后,平衡是实现社会发展的助力,只有达到平衡,社会才能有稳定的发展。而平衡实现的唯一路径或者主要路径,应该是法治化。平衡法治可以为平衡提供法律依据,在执法中也要注意落实平衡,平衡之上要加强监督机制。法学的春天已经来临,平衡法学会虽成立得晚,但也是法治进程的一抹新绿。平衡法学研究应该具有其应有地位,而且要逐渐的引导社会进一步走向和谐,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

聚焦平衡法学的基本范畴

王琳琳副教授在《平衡法的理论内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的学理诠释》的报告中,系统论述了平衡法的理论模型、基石范畴和基本观点。她提出,平衡法理论模型以中国社会“差序格局”为原型、以“人本思想”为文化基因、以“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二元均衡”为结构范式。平衡具有开放性、动态性、整体性、复杂性和原生性。平衡法有着法的核心范畴平衡、法的价值体系平衡、法的证成方法平衡、法的运行机制平衡、法的规范系统平衡和法的格局结构平衡等基本观点。

吉林警察学院法律系副教授张翼飞在《平衡法的理论内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的学理诠释》报告中,从方法论的角度,以中国转型期的秩序困境为背景,以“法的要素、关系、运行、价值平衡”的法发展观等平衡法理论观点为依托,分析转型期社会失序的风险和成因,进而发掘作为社会秩序基本构成的法律制度在社会秩序形成和维护方面乏力的症结,并进一步提出以构建平衡为基本目标的法治建设逻辑与进路。

吉林警察学院法律系教授马宁在《法学是权利与义务平衡之学》的主题发言中,从法理学的角度,提出法的逻辑起点是权利与义务的平衡,法应以权利与义务的平衡作为轴心、重心,而不是单纯地以权利或单纯地以义务为轴心、重心。在“权利与义务平衡范式”法学理论的指导下,全面构建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体系是当下法学理论研究所面临的又一重大课题。

吉林警察学院法律系刘瑶博士在《论法治中国思维的平衡修正》的发言中,分别阐述了法治思维的平衡局限、法治中国思维的平衡特征和平衡法治思维的进步意义,指出,平衡法治思维是一种修正式思维、和谐式思维,中国法律制度之所以能够持续适应世界的剧烈转变,成为人类历史中寿命最长的法律体系之一,不简单在于其实用性,更在于其容纳性。以“全观”的视角看待法治、道德、礼教、风俗各项治理因素。法治中国的平衡思维呈现的不是一个西方权力与权利、权利与义务的“天平”式的线性法制思维,而是一个“提线木偶”式的平衡(和谐)观。法治中国下的平衡法治思维必将丰富并修正西方形式法治思维的逻辑局限,并将其吸收内化为法治中国“多维”思维的一个“截面”,最终形成动态、开放的、具有时代前瞻性且极具中国特色的平衡法治思维。

徐岱教授在点评中指出,平衡法学是动态法学。从本体理论意义上提出平衡法的主体间性,意义在于要考虑个体自由基础之上与其他人共体共存的机制,一种是个体合作的关系,一种是群体交涉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权利与义务放在主体之间的互动关系来看,一定不是单纯静态的法学,而是动态法学。期待平衡法学形成成熟的法律思维模式、研究范式、基本理论之后,走向中国化的平衡法治,实现从法学到法治的实践性质的提升。

呈现平衡法治的具体应用

禹治洪副厅长提出,从人类法制思想出现至今,都在倡导公平、正义的理念,即通过法律解决两件事,一个是防止暴政的出现,一个是防止暴力的发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平衡法的艺术。平衡法治的核心问题是治国理政的问题,所以平衡法学的含金量很高,会给中国的法治建设,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助力。

徐持博士在《宽严相济与平衡法治——以反恐法为样本的分析》的主题发言中,着重阐述了反恐法中的平衡法治立场。她指出,当前我国的反恐刑事法领域存在着突出的从事后性刑法、回应性刑法走向预防刑法、安全刑法的趋势,恐怖主义的共犯行为和预备行为犯罪化反映出刑事可罚性防线的前移,而安置教育的规定又作为刑罚伴侣将保安处分作为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的另一重要手段,这两者都存在安全与自由价值的失衡风险,因此,依法反恐必须落实平衡法治,平衡安全价值与公民自由之间的关系。

王国柱副教授在《知识产权法中的平衡思维》的发言中指出,“平衡”是知识产权法的价值目标,无论知识的生产、传播、使用、保护,知识产权法的激励、保障、调解、平衡机制,知识产权的创造者、传播者、使用者,以及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都需要实现平衡的价值目标;“平衡”是知识产权制度内在要求,从“特权”到 “私权”,从“赋权”到“限权”,都体现了平衡的内在要求;“平衡”是知识产权正当性的标准和知识产权方法论的重要内容,知识产权立法中的利益分配、知识产权司法中的利益保护和知识产权国际法治中的利益分歧都体现和运用了平衡法原则和方法。

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于雪婷阐述了《平衡法视阈下我国刑法理念之革新》,指出刑法理念的应然定位是平衡的刑事法治,在刑事立法、刑事司法中都要实现平衡性。刑事立法方面,犯罪圈的划定要兼顾社会利益的平衡,法定刑的设置要兼顾各罪刑罚轻重的平衡;刑事司法方面,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要平衡分配、保障各方权利,在刑罚执行过程中要平衡把握各项制度的具体标准。

吉林警察学院经济管理系副教授张丽谈了《平衡法视域下经济新常态问题分析》,指出经济运行矛盾的法治原因在于政府调控缺乏法治规范、效率优先的政策缺乏法治制约以及市场内部竞争缺乏法治引导。平衡法视域下经济新常态问题的治理可以实现依靠法治克服利益角逐中的有限理性、利用良法为社会重构提供一个可践行的利益框架、利用良法权威妥善处理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关系。

徐岱教授结合中国当前的法治改革实践,提出在两个领域平衡法治可以有所作为。一是我国正要在三个省市成立省级监察委员会,最终可能要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形成一种“一府两委两院”的模式,这一改革的方向正是要用权力限定权力,权力平衡权力,以实现公平正义的最高目标。而是刑事诉讼中的认罪认罚机制,全国有18个省份在试点,长春也在推进当中,这一改革最主要是要体现国家权力与个人权利之间的平衡,是公权力和私权利平衡的典型样态。平衡法治大有可为。

赫然教授在点评中指出,平衡法理论的应用已经深入到部门法,可以作为部门法正当性的基础,可以为部门法的价值追求和相关法律制度建构提供平衡的标准和方法论,并且能够提升、凝练出所有部门法共向的具有普适性的理论。

展望平衡法学学派与学科

李建华教授在点评中指出,平衡法学已经完成了作为一个学派地位的确立,平衡法学所提出的平衡的基石范畴,主要体现为一种创新的思维和方法论,下一步应该努力实现从基石范畴到基本范畴的构建,这是强化平衡法学作为一个学派,进而成为一个学科的重要的关键性任务。

王柏文教授认为,平衡法理论已经提出平衡法学的基本范畴、研究方法和目的意义,并以八个特征作为理论构建的指导思想,非常可贵。平衡法学派的提出很有气魄,有着可进可出,可出可进,完全开放的学术氛围,类似古希腊的漫步学派,非常有特色。

与会学者一致认为,在中央深入推进“四个全面”建设、大力加强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的新时期,广大法学法律人应有大担当、大智慧,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平衡法理论的提出和深入研究正是顺应这一时代要求和历史使命的产物,为法治吉林和法治中国建设提供了具有中国立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的理念、方案和主张。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方志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冀祥德教授出席并作学术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