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殷耀君 张海峡:检察机关审查当事人申请民事监督案件 应注意的事项 ——以一起终结审查案件为视角

时间:2020-01-08 13:43:56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刘某某与某搬家服务社口头约定将包含涉案物品在内的办公物品由办公地点搬至仓库内,物品于当日搬运完毕。一年半后,刘某某欲使用涉案物品时发现物品不见了,遂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审理后以诉讼请求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为由判决驳回刘某某的诉讼请求。判决于2017年9月4日发生法律效力。2018年6月9日,刘某某向原法院提出申诉要求再审。法院以该案不属于本院受理案件范围为由,裁定驳回刘某某的再审申请。刘某某不服,遂于2019年4月9日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要求检察机关抗诉。

笔者认为,在审查当事人申请的民事监督案件时,应着重注意做到三看:一看进,二看出,三看释法是中枢。“一看进”就是要看住申请监督案件的进口,不符合受理条件的案件绝不受理,同时做好息诉安抚工作;“二看出”就是要看住出口。检察法律文书是检察公信力的形式,检察法律文书作为检察权行使的终端,是检察权的最终载体和结果。加强检察法律文书的说理性,有助于当事人和有关机关全面正确理解人民检察院的执法行为,明确所作决定的事实、法律、政策依据,进而从源头上化解社会矛盾。“三看释法”就是指释理说法不仅仅要体现在检察法律文书中,还是要在承办检察官在口头上,将法变成通俗的语言向监督申请人、向群众去宣传,它应当贯穿民事监督案件整个办案过程始终。

一、严格审查,把好受理关

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和高检院《民事行政检察厅与控告申诉检察厅办理民事行政检察案件第二次座谈会纪要》规定,当事人申请民事诉讼监督案件由控告申诉检察部门负责受理,由民事检察部门负责办理。依据规定,检察机关对民事申请监督案件,采取的是受理与办理相分离原则,申请监督案件由控告申诉检察部门进行形式审查后统一受理,经审查符合条件的移送民事检察部门审查办理。案例中的刘某某,就是因为不服法院驳回其再审申请,转而向检察机关提出监督申请。民事检察部门之所以对已经受理的监督案件做出终结审查决定,就在于刘某某超过了法律规定时限才提出再审申请。同一个检察机关,同一监督事实,一个部门受理了,一个部门又做出终结审查决定,这对于一些不懂检察机关办案程序以及相关法律规定的人来讲,短短1个多月的时间,经历了希望到失望的心理历程,这种落差,某种程度上会激化矛盾,带来稳定隐患。那么如何避免这种隐患产生,严格监督案件的形式审查,把好案件受理关呢?笔者认为,还应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

(一)围绕申请看管辖。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24条规定,检察院受理民事申请监督案件只有三类:1.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调解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9第一款规定的;2.认为民事审判程序中审判人员存在违法行为的;3.认为民事执行活动存在违法情形的。除此之外,还要严格审查其是否属于本院的受理范围。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34条规定,对生效民事判决、裁定、调解书不服的,由作出生效民事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所在地同级人民检察院控告检察部门受理;认为民事审判程序中审判人员存在违法行为或者民事执行活动存在违法情形的,由审理、执行案件的人民法院所在地同级人民检察院控告检察部门受理。可见,审查管辖是对申请民事监督案件形式审查的第一步,只有请求监督的裁判或违法行为是同级法院做出的,才属于本级检察院的受案范围。

(二)围绕申请看主体。主要是指通过审查监督申请人提供的证明身份的相关材料来确定申请人是否为合格的申请监督主体。监督申请人大体上可以分为案件当事人、委托代理人、继承人或权利义务的承受人。控告申诉部门在审查时,要依据其监督申请上列明的或自述的身份对其提供的证明身份的身份证件、授权委托书等材料逐一核对,以确保申请主体为合格主体。

(三)围绕申请看程序。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25条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应当提交监督申请书、身份证明、相关法律文书及证据材料。提交证据材料的,应当附证据清单。申请监督材料不齐备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要求申请人限期补齐,并明确告知应补齐的全部材料。申请人逾期未补齐的,视为撤回监督申请。可见,申请监督材料是否齐全不仅直接影响到申请人的切身利益,同时也是启动监督程序的关键。如何审查这些材料呢?笔者认可以分为以下三个步骤:第一步是审监督申请书的书写是否符合规定要求,法律文书是否齐全、是否提供了相关的证据材料。材料齐全,便于检察机关围绕申请人诉讼请求对证据、案件事实进行全面客观审查,以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保证法律监督的准确性,其内容是否真实,与保障其诉讼权利息息相关。第二步是审查是否符合受理的前置条件。该审查分为对审判程序违法以及执行活动违法案件和不服生效判决和调解书的案件两类审查。对审判程序违法以及执行活动违法案件审查时重点要注意法律是否规定了救济程序。对不服生效判决类审查要看出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9条的规定。对上述前置条件,要严格审查相关法律文书,做到齐全无遗漏。第三步审查是否具备不予受理条件之情形,这是最为关键的步骤。《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31条、第33条对当事人申请监督不予受理的各种情形做了具体规定。刘某某申请监督案之所以能够受理,就是接待人员在审查时,忽略了刘某某提出再审的行为具有超过法律规定期限这一法定不予受理之情形。为此,在审查过程中要重点审查申请是否具有检察院不予受理情形。

二、注重释法说理,把好文书关

开展检察官以案释法和法律文书说理是全面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行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的意见》的一项重要举措,特别是2017年最高检在《关于加强检察法律文书说理工作的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开展检察法律文书说理,有利于增强检察工作透明度,提升司法公信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有利于促进诉讼参与人和社会各界准确理解人民检察院的司法办案行为依据,从源头上化解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笔者认为,做好释法说理,应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要围绕案件处理节点,有针对性地释法说理。之所以向检察机关申请民事法律监督,是出于对检察机关的信任,申请人大多数是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或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才来到检察机关。鉴于基层检察院民事监督案件极少出庭的现实情况,笔者认为,释法说理的节点应放在案件受理以及审结两个节点上,要针对不同的监督申请人群、不同的案件处理结果有针对性地进行。

由于检察建议对法院没有法律规定的强制性效力,所以检察机关发出了检察建议有可能不被采纳。部分法律知识较弱的监督申请人,容易忽视检察机关检察建议的这种属性,认为法院审理不合已愿,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承办检察官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样不仅影响检察官正常的办案工作,还会使监督申请人对检察机关的法律权威性产生质疑。而对于那些控申部门受理了监督申请,民事检察部门经审查后做出不支持监督申请或终结审查这类终局性处理结论的申请监督群体来讲,其心理落差较之诉求得到支持的群体会更大,情绪反应会更激烈。对于这两类群体,其释法说理的节点就在审理阶段,责任主体也就是民事检察部门的案件承办检察官。

具体而言,针对检察机关支持监督请求的群众,检察官说理的重心应放在普及与检察建议相关的法律知识上,使监督申请人正确认识到检察机关的检察建议不是终局性决定,对于法院来讲,它的作用或是启动程序的前提,或是规范其执法存在的问题。从而使监督申请人能够持有正确的心态去面对结果,减少对检察机关的误解,消除矛盾隐患。

针对检察机关做出终局性决定的群众,检察官可以利用会见当事人以及送达法律文书两个节点做好释法说理工作,结合具体案件找出说理的重点。以刘某某申请监督案为例,鉴于刘某某具有多次无理缠访情形,结合案情,检察官决定利用听取当事人意见的机会对其进行释法说理。为避免激化矛盾,检察官耐心地听刘某某反复叙述整个案情的前因后果,结合案情有针对性地向其普及与案件处理有关的法律知识,引导他去理解裁判的规则,在这个阶段,检察官并未向其透露检察机关的决定意见,而是让其回去好好思考一下,还有什么证据能够提供给检察机关。随后,检察官又利用向监督申请人送达终结审查决定的时机,向其详细解释了检察机关这样做的原因及相关的法律规定。鉴于检察官在听取当事人意见时对其已经进行过释法,此次刘某某在情绪上已经没有了会见时的那种激愤,在检察官耐心释理下,刘某某相对较平静地接受了审查终结决定书。可见,选好释法说理的节点,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有针对性地进行释法,会较好地化解矛盾,避免矛盾激化。

(二)强化法律文书释法说理功能,推进法律文书 “三精工程”。法与理是检察法律文书的灵魂,是法律规范的具体化应用。强化检察法律文书的释法说理功能,重点在于法律文书要有三理:事理、法理和情理。其中,事理是前提,就是在清晰认定事实真相的基础上明辨是非。法理是核心,在引用法律条文的基础上,还要阐述、解释出各类决定和提出建议的理由,深入浅出的阐释决定以及意见、建议等内含的法理。情理是归宿,法律说到底是情理的体现,把法律说透,就是揭开法理深奥的面纱,露出情理的真实面容。“三精”工程,就是指检察法律文书事理阐述要做到精细化,紧紧围绕证据去复原案件的法律事实;法理运用要做到精准化,要讲究法理的逻辑性与规范性;情理的归结要做到精炼化,阐明观点要清晰、简单明了,论证要充分、详实,说理要严谨、到位。

推进“三精”工程,除不断提升检察官业务能力素质建设外,还应注意,在法律文书写作过程中,不宜过多引述多种学术理论观点,以免造成法律文书艰涩难懂;法理分析要以精当为佳。语言应当准确、严谨、朴实,应当做到语法正确,结构严谨,不用方言土语,不用与案情无关、于说理无助的修饰词,切记模糊、拖拉冗长,华而不实。这样的法律文书,才能够让申请人不仅知道了结果,还知道了检察院办案依据和理由,就不会怀疑办案人员处理案件的随意性和暗箱操作,也不会反复地找办案人要求解释,既减少了办案人的维稳压力,也不同程度地提高了办案效率。可见,一份让人信服、公正、具有司法权威的法律文书不仅能够起到化解信访矛盾,消除稳定隐患的作用,还能够充分提高检察机关的公信力,彰显检察机关司法为民、执法公正的执法目的。

(殷耀君: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海峡: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9年第6期司法实务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