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利萍:检察机关加快智慧检务发展问题浅析 - 吉林省法学会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冯利萍:检察机关加快智慧检务发展问题浅析

时间:2020-01-08 13:43:45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最高人民检察院高度重视智慧检务建设工作,提出了智慧检务建设要聚焦科学化、智能化、人性化,为新时代的检察工作贡献智慧力量。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检察院积极贯彻高检院的指示精神,结合本院实际,努力拓展创新,着力为一线检察人员提供更好的智能办案辅助体验,建设更多的优惠智慧检务工程。丰满区“四远一平台”政法E路通建设,标志着区检务工作跨入了“互联网+”时代。智慧检务工程是检察机关顺应大数据时代发展趋势,探索构建检察智能工作的新模式,势必对检察机关的工作方式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大数据对智慧检务的影响
(一)大数据是智慧检务得以发挥效能的基础。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在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中占重要地位。智慧检务要发挥作用,必须将检务工作建立在检察大数据的基础之上。智慧检务可以将检察官个人信息及案件的类别、案情、量刑等各类信息建立联系,在云端系统进行存储,再通过技术分析手段对数据进行交互分析。传统办案在时间上具有滞后性,而大数据的作用是预测未来,使检察官在决策时更具有前瞻性和可操作性。
(二)以智慧检务促进司法规范化离不开大数据。当前对于大数据的研究已趋于成熟。检察机关要通过智慧检务促进司法规范化,就要利用大数据容量大、速度快、多样性以及真实性这四个特征。全国检察机关统一将业务应用平台作为智慧检务工程的基础和重心,通过录入并管理每个案件的案卡信息,用大量数据及时、准确、全面、真实地反映检察办案工作的状态和整体情况,有效地促进司法规范化的实现。
(三)利用大数据构建智慧检务有助于推进司法改革进程。检察机关通过采集大量的办案数据,可以预测案件数量、案件类别、信息公开及网络舆情等情况,然后通过智能化平台进行科学分析,从而得出行之有效的方案来推进司法改革。
二、当前智慧检务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一)重宣传轻实效,对智慧检务认识存在偏差。当前,各地都开展了针对智慧检务的探索,但是实践中,部分地方过分热衷于智慧检务的宣传作用,而背离了智慧检务建设的根本目的,检察机关内对于“数据库”等概念的认识不够明确,导致一些地区只要开发了拥有新功能的系统,或者采用了较流行的技术手段,都认为属于大数据、智慧检务工作范畴,从而使智慧检务沦为“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
(二)重复建设问题突出。目前,各地检察机关由于相互之间信息交流不畅,导致重复投资、重复建设问题较为突出。一方面,最高检已规划并着手研发的项目,地方各级院也在设计、研发,例如,出庭一体化平台、案卡自动填录机器人等,全国范围内拥有多个版本,许多功能和代码是类似或者说是相同的,导致项目刚研发出来或者刚上线就面临可能被淘汰的局面,造成国家财政经费的浪费。另一方面,部分地区为满足办案效率,通常会开发一些办案辅助类系统,这类系统在办案过程中确实能起到良好效果,但是由于信息不对称,缺少全国范围的交流和借鉴,以及版权问题等因素,导致设计这类系统往往都是自己独立探索、研发、改进,各自为阵、从零开始,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三)已上线办案系统成熟度不高,后续优化困难。经过不断发展,目前“一主多辅”检察信息化应用格局已经初步形成,但是不少系统是仓促上线,主应用和辅助应用之间、新应用与老应用之间还存在并行使用问题,适用性相对有限,无形之中给办案人员带来了大量额外工作。一方面是一些辅助办案工具的运用常常要求用户手工录入多达几十项条件才能实现某些功能,智能应用成熟度较低,使得在“案多人少”矛盾较为突出的基层并不愿意使用此类应用系统。另一方面,在基层使用系统的检察干警不懂技术,开发系统的技术人员不懂检察业务,导致最终开发出的应用功能与实际需求不相适应,需要进行不断优化和改进。
(四)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无法满足智慧检务需求。检察机关在追求应用系统智能化、高效化的过程中,基础设施建设问题亟待解决。一是目前许多主要业务系统都直接部署在市级以上级检察机关,而检察专线网由于起步较早,采用的是星形结构,这种结构的中心系统一旦出现故障,就会导致辖区内的所有业务无法正常开展。二是由于重要存储数据服务器几乎集中在一个地区,辖区内用户请求数据又具有不可控性、随机性、爆发性,在业务办理高峰期容易造成中心服务器所在区域通信满载或者服务器超负荷,导致数据延时,无法正常工作。三是由于各地区针对本地区实际需要开发建设的各类应用系统,很多时候未考虑数据对外接口,导致产生的数据无法被上级机关直接调用;部分数据虽有考虑不同数据中心之间的同步或调用,但是本质上还是独立的,跨地区信息交互不便,影响了大范围的数据采集和分析工作。
三、探索智慧检务建设的几点建议
(一)注重规划引导,建立智慧检务建设领导管理机制。2018年7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全国检察机关智慧检务行动指南(2018-2020年)》,为智慧检务建设制定了宏观规划;省级院应当在此基础上制定贯彻落实意见,切实抓好本地区智慧检务的建设、试点和应用等各项任务;各市、县级检察院应着力抓好试点和应用,及时反馈存在的问题,确保取得实际应用效果。由高检院统筹推进检察信息化标准体系建设,对检察数据代码、数据结构、数据质量、交换标准等进行规范;另一方面,针对各地已开发较为成熟的应用系统,出台自研软件版权和费用分担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自研软件版权如何归属,其他检察机关直接使用或二次开发费用如何协商,促进各成熟智慧检务应用的快速部署、推广、完善。在高检院、省院对下级院智慧检务试点应用统一研究、论证、审核的基础上,建立智慧检务项目库。项目库应包含项目名称、实施地区、项目功能以及相关开发单位情况,以便各地区在自建项目前充分了解和沟通,防止低级的重复建设,也便于高检院和省级院对各地智慧检务建设情况的全面掌握。
(二)加强自主创新,推动智慧检务建设持续健康发展。建立产品转化机制。2017年9月,高检院联合航天科工集团、中国人民大学等联合建立了智慧检务创新研究院,在此基础上省级院和经济发达地区检察机关可以联合本地区科研院所、高科技公司先行先试,探索智慧检务新路径;经济欠发达地区可以与条件成熟的地方检察机关联合,建立智慧检务建设分中心,开展需求调研、产品培育,推动应用原型向初期产品转化。树立前瞻意识。检察机关在推进智慧检务建设时,应当做好与公安、法院、司法行政机关信息对接的准备;对各行政执法部门的政务应用进行兼容,为开展“两法衔接”、公益诉讼等工作做好信息联通的基础性准备;预留对外服务接口,便于重要信息发布、法律文书公开、典型案例公开和检察服务的开展和资源调用。
(三)坚持实践导向,完善智慧检务应用试用反馈机制。一是对当前正在试用的应用系统进行摸底调研,重新梳理过去业务系统需求分析时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一些重功能实现、轻用户体验的系统,摸清当前检察官实际使用该类系统的情况。同时,借鉴成熟商业软件的反馈机制,在显著位置设置问题反馈功能区,一线用户遇到问题可直接通过该功能区反馈;负责后期优化的单位通过软件自动分类记录的问题汇总分析并优化改进,准确、高效的完成后期优化工作。二是基础设施建设与智慧检务项目同时推进。建立分布式数据中心,对用户通信和数据请求进行分流,提高用户的使用体验,保障各类应用系统稳定运行;另一方面,对于一些为全省、全市提供计算或数据服务的重点机房、重点区域,为各类智慧检务应用的部署提供更加可靠、高速的应用环境。
(冯利萍: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9年第6期司法实务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