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珂:新时代视角下刑释人员重新犯罪之原因及对策思考 - 吉林省法学会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刘珂:新时代视角下刑释人员重新犯罪之原因及对策思考

时间:2020-01-08 13:43:28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把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使其出狱后不致于再重新犯罪,是监狱所担负的重要使命。如何提升新时代背景下的罪犯改造质量,把统筹推进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的“五大改造”深入落实,成为当前有效预防重新犯罪所面临的重要课题。

一、刑释人员重新犯罪的多重原因

导致刑释人员重新违法犯罪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有个体原因也有整体原因,有监狱原因也有社会原因。

(一)个体原因。1.个人因素。调研数据显示,有将近一半人出监后从未就业。除有的刑释人员具有客观存在原因外(如文化水平、年龄偏大、身体残疾等),大多数人员都是就业愿望或态度不积极,有的刑释人员宁愿吃低保、在家“啃老”也不愿意出去工作;并且大多数人好逸恶劳,游手好闲,想赚大钱又不肯辛苦工作,从而导致了重新犯罪。

2.经济因素。生存问题是刑释人员出狱后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在相关调查中,重新犯罪的犯罪结构基本集中在抢劫、绑架勒索、盗窃等侵财型、暴力型犯罪。其中农村户籍占比较高,温饱问题成为走向重新犯罪的起因。

3.家庭关怀缺失。大部分罪犯入狱后,其亲属都会走向罪犯的对立面,加剧了罪犯与亲属之间的隔阂,也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创伤。罪犯出狱后,长时间得不到最起码的亲情关怀,最终导致他们对生活失去信心,走上重新犯罪道路。

4.技能缺失、文化水平较低。随着国家劳动用工制度的改革,罪犯刑释后的就业难度越来越大,低学历刑释人员在激烈的竞争中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加之其知识、技能、观念老旧,与同龄人之间差距拉大,在走投无路情况下便会引发重新犯罪。

(二)监狱原因。1.罪犯存在交叉感染。“分类关押、分类管理、分类教育”是监狱的基础工作,从源头上减少了“交叉感染”问题,但现行制度下累犯和初犯混押在一起,罪犯难免从“一面手变成多面手”,从而加深恶习,造成深度交叉感染,严重削弱了改造效果。

2.监狱再社会化能力不足。在漫长的时间里,罪犯始终与社会处于完全分离状态,他们长时间游离于社会的后果就是罪犯不能正确的了解外面世界的发展变化,从而使他们走出监狱之后对社会几乎“一无所知“,这也无形中加剧了罪犯的抵触心理。

3.监狱行刑原因。一是对罪犯的教育多数停留在表面,未能深挖其犯罪思想根源及认清所造成的社会危害。个别教育改造只是停留在少数危险性重点罪犯,缺乏个别针对性和适应性。二是监狱民警在确保监狱安全的紧张状态下,长期超负荷工作,工作质量大打折扣,“无过便是功,关得住、跑不了就行”的老观念影响了教育改造效果和教育改造质量。

(三)社会原因。1.政策制度因素。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已经制定了相关的政策、出台了涉及刑释人员有关问题的法律、法规,但并未形成一个完整而有效的体系,实际操作性差,未能很好解决刑释人员生活和就业等关系到他们生存的问题。

2.刑释人员被“标签化”。“标签化”是社会阻碍罪犯回归社会的主要障碍,极易导致重新犯罪。包括在人际交往中区别对待刑释人员,在生活中提防刑释人员,在就业问题上常常会拒绝录用曾被判刑入狱的求职者,这些因素会使重新犯罪成为可能。

二、刑释人员重新犯罪预防的对策思考

预防重新犯罪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破解重新犯罪这个难题,需要多方共同努力,既需要社会加强对刑释人员的安置和去“标签化”做出努力,监狱更是减少重新犯罪率的重要阵地。

(一)对罪犯劳动给予报酬。随着罪犯改造的处遇晋阶,可以适当提升其报酬标准,即当罪犯改造达标即将刑释时,其报酬标准可以与社会上的普通员工接轨,他们已经具备了公民的形态,可以无缝化直接融入社会。

(二)提升监狱民警执法水平。监狱民警执法水平和综合素质对罪犯刑释后能否融入社会起到关键的作用,因此需通过开展各种形式多样的活动,不断提高其综合执法水平和综合素质。建议在监舍设专职的心理矫正工作者,对罪犯回归心理直接起到指导作用。

(三)深化监狱矫正社会化。一是确保新收犯录入信息的及时性、准确性、全面性,以增强教育矫正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建立起预防犯罪和重新犯罪的预警机制。在罪犯刑释出监前,要实现与社会无缝对接的工作迁移。二是充分利用亲情会见、亲情电话及会见日、亲情视频等形式,积极搭建亲情帮教平台,激发罪犯的改造积极性。

(四)构建刑释人员再犯风险评估机制。对刑释人员重新犯罪规律、重新犯罪原因及影响刑释人员重新犯罪的因素进行客观分析,建立一套适合安置帮教工作部门使用的刑释人员重新犯罪风险评估工具。建立由多方人员组成的机构进行管理,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刑释人员重新犯罪。

(五)创新社会帮教机制。建立教育改造工作社会化平台,联合创建教育资源共享工程。建立监狱与社会教学资源同步共享的文化教育机制,使罪犯的文化技术教育更加贴近社会发展需求。建立起监狱与社会发展同步的职业技能培训机制,提升罪犯适应社会能力,形成为回归社会提供多层次、全方位的多元化帮教格局。

(六)健全分类帮教机制。要针对不同罪犯特点,进行科学分类帮教。在帮教过程中要及时解决罪犯融入社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增强回归社会的信心。对三无人员、刑释3个月以内的人员、特困刑释人员及有重新违法犯罪倾问人员等,进行重点帮教,确保帮教取得实效。

(七)积极搭建平台。监狱应积极搭建就业服务平台,开展好就业指导,解决好罪犯的后顾之忧。建立完善的刑释人员信息沟通反馈机制,做到定期跟踪走访,及时掌握刑释人员回归社会后的工作,建立起重新违法犯罪等准确信息资料,做好联动帮教活动。

(八)家庭教育。家庭教育更容易被刑释人员所接受,在他们返回社会后,家庭成员不能冷落和歧视他们,要充分关心、尊重、理解,用炽热的亲情关爱帮助他们树立自信、自尊、自爱、自强的良好心理,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

(九)社会救助,多措并举。需要社会完善过渡性物质保障,建设过渡性安置基地、加强职业技能教育、提供就业援助。消除社会歧视,使其感受到社会对其关心和关爱,使其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认同和尊重,用爱来保证他们更好的融入社会,远离不良因素,避免重新犯罪。同时,要提升刑释人员的法律意识,以减少重新犯罪。

(刘珂:吉林省监狱工作协会民警)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9年第6期司法实务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