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方也媛 田春雨 刘竞男 李雪峰:互联网金融法律风险的防范与化解

时间:2020-01-08 13:43:06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三个“重要”,足以体现习近平对金融的重视,也足以体现习近平对“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期望,对“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心。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金融行业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出现了新的发展模式——互联网金融。
一、互联网金融风险概述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李克强总理也明确提出了鼓励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提法,肯定了其对服务我国实体经济、普惠金融事业等作出的巨大贡献。同时,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对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高度警惕。因为互联网金融的不规范也引发了一些问题。 
互联网金融是将金融行业和互联网技术相融合的创新型经营模式。互联网金融存在许多风险,包括信息泄露风险、信用风险和法律风险等。其中法律风险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指在现有法律规定下,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展业务时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或者是没有严格按照相关的法律程序来承办业务,在此种条件下面临的法律风险与传统金融机构所面临的法律风险相似;另一方面指的是相比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相关政府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的立法规定相对滞后,使得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其发展过程中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依据可以参考。基于现实情况,本文主要论述的是第二种互联网金融法律风险。
二、互联网金融面临的法律风险及成因
(一)信息泄露风险。互联网金融之所以发展迅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准入标准不高,现在的网络金融愈来愈频繁,用户的姓名、联系方式以及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都会在各种APP上注册登记,最典型的就是以淘宝为典型的网上购物平台,因此一些不良商家,在利益的驱动下无视平台的规则,侵犯并泄露消费者的个人隐私,对用户的信息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另外,一些网站的安全技术不到位,会被某些黑客分子破坏并恶意泄露用户隐私。
(二)“高利贷”风险。互联网平台的资金有一定的周转期,比如网上购物平台上的资金并非在卖家和买家之间相互流通,而是通过第三方的支付平台,因此这中间会产生一个周转期,在这段时间内,就存在大量资金被挪用的风险。此外,由于互联网金融准入门槛低,一些不法分子依托网贷平台非法发放高利贷,如果债务人出现违约的情况,放贷人会从中做一些手段,使债务人背负大量的债务。
(三)违约风险。“P2P”模式进行网络交易提供的信用担保主要是债务人提供的信息证明、征信证明等材料,但只需很小的成本就可以得到符合要求的信息,而平台在短时间又无法进行正确的评估,这样一来,容易出现借款人违约的情况,不能到期偿还借款,造成债权人的损失。
三、互联网金融风险的防范与化解
(一)建立和完善互联网金融法律体系。在当前互联网金融立法不能满足互联网发展需求的情况下,一方面要根据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特点和需求,对现有的法律法规进行修改和完善,另一方面,相关部门要根据行业的发展情况,及时出台新的、专门的、能够满足互联网金融行业需求的法律法规,逐步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的互联网金融法律法规体系,使互联网金融行业在实际发展过程中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及监管工作提供强有力的法律支撑。
(二)明确监管主体和监管内容。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是一种运动式的监管方式。一是补充之前的监管漏洞和空白;二是监管在逐渐加强,行业在摸索的同时,监管机构也在摸索如何更好地管理互联网金融领域。
互联网金融运营模式的虚拟化特点对监管主体提出了更高的监管要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明确监管主体的职责及监管内容,监管主体要增强责任意识,各个监管部门之间要合理分工、相互协作,全面、有序的开展监管工作。此外,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内容也要加以确认,使得监管机构能明确自己的职责范围,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者明确的职业操作与发展范围,监管机构做到“法无授权即禁止”,互联网金融行业也能“法无禁止即可为”。
(三)建立互联网金融的市场准入和退出制度。传统金融行业通过向行政部门申请许可证的方式进入市场,相关部门可以事先调控,而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的互联网金融业,使得企业的市场进入成本大大降低。在市场准入方面,监管部门应考虑对经营者的注册资本、经营内容以及日常运营规则、企业内控制度等进行审批;在市场退出方面,相关部门可以规定退出的条件、标准和程序,使不能依法有序经营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能够及时退出市场,避免引发金融风险。
(方也媛:吉林财经大学讲师;田春雨:吉林省人民检察院长春林区分院副检察长;刘竞男:吉林省人民检察院长春林区分院案件管理部副主任;李雪峰:吉林省人民检察院长春林区分院案件管理部一级检察官)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9年第6期法治实践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