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管办课题组:司法公开视野下规范司法行为的路径研究 ——基于吉林省三级法院司法公开实践的实证分析

时间:2019-03-15 12:54:08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指出:“必须完善司法管理体制和司法权力运行机制,规范司法行为,加强对司法活动的监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党中央以文件形式首次提及“司法行为”的概念,并明确了“规范”的要求。司法的基本功能是解决纠纷、化解矛盾。人民法院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规范司法行为对于实现公平正义、提高司法公信力、推进法治中国建设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现实走向:规范司法行为的必然选择

(一)司法公开是提升司法公信的时代要求。当前,司法公信力不够高是制约人民法院工作最为突出的问题。司法公信力不够高的原因错综复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人民群众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还未得到充分实现,司法的社会认知度和认同度有待于进一度提高。司法公信力的实现,就是要通过法院自我加压,对规范司法行为、提高司法公信形成“倒逼”之势,消除司法神秘感,打造“阳光”司法的途径来实现,推进司法公开,促进司法公正。

(二)司法公开是确保司法公正廉洁的内在要求。“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法院把各项工作情况主动地向人民群众“晒”出来,能自觉地接受人民群众对法院工作的监督,最大限度地消除产生腐败的各种主、客观因素,以透明保廉洁,让司法权在阳光下运行。

(三)司法公开是践行司法为民宗旨的应然要求。人民性是人民法院的根本属性。当前,人民群众了解司法、参与司法、监督司法的愿望空前强烈,人民法院必须主动敞开大门,直面群众,及时为当事人和公众提供服务,实现司法服务的时效性和便捷性,把司法的过程和结果向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公开,接受当事人和社会公众的监督,让人民群众看得见、听得清、摸得着,对司法过程心中有数,主张和诉求得到及时回应,同时,法院和法官也可以更有针对性地改进工作,使法院自我评价与社会评价更加接近和统一。

二、实践观察:吉林省法院司法公开的现状分析

吉林高院党组积极贯彻落实最高院的工作部署,借助吉林省作为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的有利契机,把推进司法公开作为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不断创新司法公开的形式和渠道,着力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

(一)具体作法。2015年1月30日,吉林高院召开“深化司法公开、促进司法公正”新闻发布会,向外界通报了吉林省法院司法公开工作的相关情况及重大举措,增进社会公众对法院司法公开工作的了解和支持;2015年2月1日,“吉林省法院司法信息公开网”正式开通,标志着吉林省三级法院司法公开工作全面启动,网站集审判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三大平台于一身,与数字法院业务应用系统相连,做到内外网数据实时同步,实现了全省法院司法信息从“选择性公开到依法全面公开、从分散式公开到集合式公开”的转变。

1.审判流程公开。审判流程公开是司法公开的“起跑线”,吉林省高院从源头入手,梳理审判流程公开节点1069项,科学配置流程节点,制定了《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流程公开实施办法(试行)》,坚持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实现了全省法院司法信息从“选择性公开到依法全面公开、从分散式公开到集合式公开”的转变,使得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可随时随地查询了解到自己案件在各个程序环节的进展情况。

向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公开的信息包括:案件名称、案号、案由、立案日期、案件查询码等立案基本信息;当事人姓名、诉讼代理人姓名、诉讼地位、身份证件等诉讼人员信息;合议庭组成人员的姓名及承办法官联系方式等审判人员信息;开庭时间、开庭地点等庭审信息;延长审限原因及期间、扣除审限事由及期间等审限信息;保全措施、担保方式等程序信息;结案案由、结案方式、结案日期等结案信息;文书类型、送达类型、送达方式、送达人、被送达人、送达日期等送达信息。在重要的流程节点还会以短信提醒的方式主动向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推送审判流程信息。同时,强化网上办案,通过信息化办案平台和系统实现各类案件的立案、分案、移送、开庭、合议、结案、归档全部网上流转,实现审判工作全程留痕、实时监控,加强审判流程信息录入质量检测与评查,确保信息录入及时、准确、完整。

积极学习借鉴国外发达国家电子诉讼制度的有益做法,在全国率先探索吉林电子法院建设,于6月19日正式开通,电子法院依托现代信息技术,将法院的主要业务工作从线下搬到线上,实现线上线下的工作整合,创新打造审判流程信息公开平台,实现了由单纯的审判信息公开向立案、庭审、执行、听证、文书、审务全方位立体公开的转变,以人性化的诉讼引导、可视化沟通交流,为群众提供方便快捷的诉讼服务。

2.裁判文书公开。裁判文书是承载全部审判活动、体现审判结果的“司法产品”。裁判文书上网是审判、执行过程的客观的、真实的反映,是法官司法能力的集中体现。吉林省高院依托中国裁判文书网平台,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按照“以上网为原则,不上网为例外”的原则,扎实开展裁判文书上网工作,创造性地开展了裁判文书上网“双百”核查工作,所谓“双百”是指裁判文书上网要做到“两个100%”,即符合公开条件的裁判文书在中国裁判文书网“100%公开”;不符合公开条件的裁判文书在吉林省法院司法信息公开网“100%公示”。在“双百”核查工作的带动下,裁判文书上网成效凸显,吉林法院作为收案“小省”,收案量仅占全国的1.9%,但裁判文书上网数量却占到了全国的3.18%,已跨入全国法院裁判文书上网“强省”。为适应司法改革后裁判权力下放的工作实际,吉林省高院组织专人专程赴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考察“无讼经验”、引入威科先行法律信息库、切实发挥典型案例的示范引导作用,通过具体案件的类比来实现“同案同判”,有效规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同时,吉林省高院党组借助“本土化智库”的优势,与吉林大学开展深度合作,成立了国内首家由法院与大学共同建立的司法数据应用研究中心,不断开展裁判文书上网的成果转化,深度挖掘、整合、分析、加工各类裁判文书信息资源,既有利于及时掌握全省法院审判态势运行情况、总结审判规律、研判审判形势,还能及时分析社会矛盾、社会形势的发展状况、立法和法律的适用情况和依法行政的水平,为党委政府决策提供参考,一举多得。

3.执行信息公开。积极推进执行信息公开,完善执行信息流程系统,在案件受理、财产查控、移送评估、移送拍卖、案款支付、执行结案等节点,自动实时地向当事人发送信息。贯彻落实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精神,加快全省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建设,基本建成具备上下一体、内外联动、规范高效、反应快捷的执行指挥系统。积极推进失信惩戒机制建设,省高院与各职能部门协作配合,推动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改委等44家单位联合惩戒合作协议,及时向社会公开曝光未结案件的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出境被执行人、限制招投标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被执行人名单信息。与吉林银行、农村信用联社等105家金融机构实现“点对点”连接,并实现了与最高人民法院的“总对总”对接,加强网络查控力度。强化司法网拍工作,全省法院于2015年7月全部入驻淘宝网,成为全国第六家法院全部入驻的省份,提高拍卖工作的透明度。

4.庭审公开。近年来,随着法院信息化建设的投入,吉林省高院不断加强全省法院科技法庭建设及应用,科技法庭对庭审过程中的证据展示、庭审笔录、庭审直播,实现法庭内部对声、光、电等各种设备进行集中控制的一种法庭模式,并通过软件平台界面统一管理。借助法院专网系统,实施远程庭审、远程取证以及远程联合审理等业务开展,为实现“每庭必录”及庭审公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吉林省高院积极贯彻落实庭审直播工作,加快庭审直播平台建设,依托新浪云平台,有序推进庭审直播工作。

5.司法透明度。2015年以来,吉林高院高度重视司法透明度工作,加强与社科院等第三方社会中介机构合作,选取了十家司法公开开展较早、信息化程度高的法院作为示范法院,以点带面,发挥典型带动作用,省高院对司法公开事项进行了“地毯式”梳理,明确了27项司法公开项,统一了标准,指导十家示范法院率先完成司法公开网信息录入工作,打造了司法公开“吉林样板”。2016年3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公布了2015年度中国司法透明度指数评估结果,吉林高院在全国31家高级法院中位居第3名,吉林市中院在全国49家较大城市中级法院中位居第8名,取得历史性突破。

(二)工作成效。司法公开的开展,一使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能够依法、全面、主动、及时地公开,使司法过程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将司法权力置于阳光下运行,推动广大法官增强责任意识、质量意识和效率意识,切实提高司法能力;二使人民群众更加方便地参与司法过程,为方便案件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参与诉讼提供了便捷、实用、可靠的渠道,使人民群众能够对案件办理的进程实施全方位监督。截至2016年11月30日,全省法院服判息诉率88.47%,涉诉信访案件总量大幅下降,人民群众对司法工作的信赖程度与日俱增,赢得了社会公众对人民法院的更多理解和支持。大数据时代,“没有数据不说话”已经成为当今社会的“主流模式”和“思维定式”,为此,特抽取全省法院司法公开基础数据,通过分析比较,旨在揭示数据背后的工作规律,研判现实问题,明确工作方向。

1.审判流程公开。全省各地区法院审判流程公开、公开案件数量是:长春185001件,吉林92156件,延边68734件,四平54292件,辽源26260件,通化49009件,松原78468件,白山34095件,白城41467件,长春铁路962件,长春林区1898件,延边林区4819件。

2.裁判文书公开。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1月30日,全省裁判文书公开案件777963件,少数民族语言文书公开627件。其中,刑事案件116964件,民事案件469795件,行政案件21827件,赔偿案件277件,知识产权案件517件,执行案件168583件。

3.执行信息公开。截至2016年11月30日,吉林省法院对1759名被执行人采取了拘留措施;罚款处罚被执行人93人,罚款金额481.28万元;因拒执受到刑事自诉追诉13人;执行法院移送公安机关立案149人,有11人已受到法院刑事处罚;新收案件83409件,实际执结22854件,经查因没有财产可供执行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33074件,执结率67.05%;对48002名失信被执行人实施了信用惩戒;已对395件执行案件的455人实施了限制出境的惩戒措施,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全省法院共实施网络查询176664次,查询到涉案金额92.65亿元,网络冻结9869次,冻结涉案金额25.5亿元,网络扣划696次,扣划金额4148.7万元,执行工作效率得到大幅提升。同时,全省法院于2015年7月全部入驻淘宝网,成为全国第6家法院全部入驻的省份。截至11月30日,我省三级法院进行司法网拍9329次,成交标的626个,成交金额10.64亿元。平均溢价率9.08%。大大提高了执行工作效率,保障了司法拍卖工作的公开透明,杜绝了暗箱操作。

综合上述图表及信息,可以看出,不论是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还是执行信息公开、庭审公开,全省各地法院、各级法院公开的数量、质量、效果不均衡,尤其是对庭审直播等“新鲜事物”认识不透、应用不深,司法公开规范司法行为、促进司法公正依然任重而道远。

三、矛盾聚焦:规范司法行为的瓶颈挖掘

(一)思想认识与形势要求有差距。当前,全国法院已经在全面推进司法公开工作,部分领导干部和法官还处于观望状态,对当前的形势与任务认识不深、了解不透。有的法院领导和法官对司法公开的认识还不够到位,对司法公开的重要性、必要性、紧迫性认识不足,积极性、主动性不够强,工作标准不够高;部分法官甚至还存在抵触情绪,心存顾虑,不愿公开、不敢公开、不会公开,不愿主动适应新媒体、自媒体的快速发展形势,害怕公开后引发舆论风险,担心公开会给工作带来麻烦。

(二)工作模式与公开要求不协调一方面,工作方法跟不上公开步伐。现实工作中“潜在”的陈规旧俗及长久以来养成的“惯性思维”将被打破,诸如存在有案不立、违规立案、越权管辖等现象,不当行使自由裁量权,庭审活动不规范,裁判文书制作不规范,拖延执行等诸多问题与公开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同时,多数法院对应当向社会公众公开的信息录入不全面、不规范,有的法院公开信息长久不更新,失去了公开意义。另一方面,司法公开程序和内容还不够规范,各地法院上网文书的种类、上网的节点不一,有的裁判文书用语不规范,有的释法明理不清晰。在案件信息录入方面,录入不及时、不完整、不准确现象依然存在。案件信息录入不准确,与实际情况不符,司法公信力会受到质疑,损害司法的权威和公信。

(三)司改形势与司法能力不对称。司改后,随着员额法官选任、人员分类管理的实施,法院案多人少矛盾日益凸显。随着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及司法责任制落实的深入,司改后法官的自主判断权和自由裁量权得到进一步增强,法官的司法能力越来越成为决定案件质效的关键因素,而且还会产生裁判标准不统一、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法官的审判业务能力能否适应司法实践需要,成为当前各级法院面临的最大现实问题。

(四)监督管理与制度制约不到位。目前司法公开尚未纳入立法层面,仅是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一些规范性文件,各地法院对司法公开工作也进行了一些有益的探索和创造性的实践,但各地法院制度规范不统一,操作标准不统一,导致司法公开效果各异。

四、导向引领:以司法公开规范司法行为的路径探索

(一)坚持角色导向,进一步强化规则意识。规范司法行为是正确适用法律的前提。法官是依法行使国家审判权的人员,定分止争、维护公平正义是法官的基本职责。在当前形势下,法官必须牢固树立规则意识,立足角色本位,严守纪律规矩,保持中立地位,严格依法办事,把司法公开作为规范司法行为、促进司法公正的基础和保障,形成有效的倒逼机制,强化自身素质、能力、作风建设,提高审判质效。

(二)坚持改革导向,进一步强化机制约束。深化司法改革是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深层次问题的必由之路。司法责任制是司法改革的“牛鼻子”,要按照审判权运行新机制和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要求,建立健全司法责任制配套工作机制,明确法官的审判权力清单,压实审判责任,统一操作,确保全省法院同步推进,切实做到“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为规范司法行为夯实基础。

(三)坚持创新导向,进一步强化审判质效。从审判流程节点入手,按照司法改革“放权”、“控权”的实际需要,对立案、办案……归档全流程进行“地毯式”梳理,统一流程操作,规范流程标准,确保工作“有的放矢”,同时加强大数据运用,通过对裁判文书库等海量数据资源的整合、挖掘,揭示传统技术方式难以展现的关联关系,为客观评价法官提供传统评估手段所不具备的新视角、新手段,不断提升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的现代化水平。

(四)坚持需求导向,进一步拓展公开内涵。司法公开只强调对群众及社会公开是远远不够的,具体来讲,司法公开应当包括实质意义上的公开和形式意义上的公开。前者表现为庭审过程中的举证公开、质证公开、认证公开,庭审中法官的心证公开,判决公开;后者表现为案件的审判对当事人公开,对社会公开。(本文为吉林省法学会2018年度立项课题)

(课题组成员:李忠义,省法院审管办主任;王淑媛,省法院审管办主任科员;常非凡,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审管办科员;姜雨泽,吉林省昌邑区审管办科员)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9年第1期司法实务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