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李洪祥:婚姻家庭法应当坚持自身的伦理性

时间:2019-01-22 14:57:35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无论做什么都要讲规则,法治更要讲规则,婚姻家庭关系也要讲规则。婚姻家庭法规则具有特殊性。伦理关系是法律规则构筑的基础,有什么样的伦理关系就有什么样的规则表达。婚姻家庭法伦理与财产法伦理存在着根本的差异性,这就决定着不可通过“临时性”契约改变婚姻家庭关系的“长期制度”。如果出现伦理错置,就会打乱正常的社会秩序。

近些年,有的婚姻家庭法规则有财产法化趋向。“包二奶”“包二爷”现象较为多发,婚姻家庭关系许多问题也趋向用财产衡量、计算等等,这严重影响了夫妻关系、家庭和睦及社会正常两性秩序。究其原因,就在于财产法伦理侵蚀了婚姻家庭关系伦理,错误地充当了婚姻家庭关系的伦理基础,进而导致原本隶属于两性之间的感情伦理被经济利益所取代。

财产法规则借由市场发展侵蚀婚姻家庭法规则的趋向,较为典型的例子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的规定,它从根本上修改了夫妻财产制法律规则。该解释第二条、第四条、第六条、第十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等也具有明显的财产法规则伦理特性。解释者在通过解释构建新规则之时忽略了规则背后的伦理关系的差异性,用市场财产法伦理性诠释婚姻家庭关系的伦理性。财产法以利己性为其主要伦理性,它的公平经由物理的精确衡量计算予以实现。但是,这种规则与婚姻家庭关系的伦理性发生了冲突。利他性才是婚姻家庭关系伦理的核心内容,婚姻家庭生活不是简单的财产聚散和离。夫妻在共同的生活之中,在保持自由平等的前提下,彼此关心、爱护、包容、奉献才是婚姻家庭关系伦理区别于其他伦理实体的主要特质。

婚姻家庭法财产规则也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以便使婚姻家庭的职能得以充分发挥。同时,强调个体权利与保护婚姻家庭整体利益不矛盾。意思自治在婚姻家庭法财产规则中也应当予以高度尊重和充分发挥,使整体(团体)意思限制个体权利或者意思的理念受到约束,否则,有些婚姻家庭法规则就会乏力:诸如家庭暴力的预防与制止的乏力,农村妇女土地承包经营权保护难以到位,夫妻约定财产制度适用范围明显过窄,夫妻之间财产流转依据缺乏等。从婚姻家庭内部“每一个个体做起,要求尊重每一个个体的权利,使每一个个体的权利得到实现”,“形成每一个主体之间平等、自由、秩序,以及对弱者给予特殊保护的原则,具体制度、规则设计必须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在尊重他人保护自己权利的前提下保护婚姻家庭。” 从而助推婚姻家庭中个人人格的独立和个体权利的养成,为社会输送合格的完整的独立的个体。由于市场伦理和婚姻家庭伦理存在部分重合,所以应当承认利己和利他可以并存,但应当有一个明显限度。因此,在立法过程中必须充分考虑婚姻家庭关系的伦理性。

市场财产法伦理作用婚姻家庭关系应有范围限制。婚姻家庭法规则在借鉴市场财产法规则资源的同时,应当严格遵守婚姻家庭关系的伦理,限制财产法规则的无限度适用。司法解释必须依据婚姻家庭法进行解释。

(李洪祥: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吉林省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会长)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6期法学研究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