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张金叶:危险驾驶案的实证研究 ——以通化地区检察机关案件为例

时间:2019-01-22 14:54:43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2015年至2017年,通化地区基层检察院受理的因醉酒驾驶引发的危险驾驶案有增无减,呈高发趋势。本文通过分析通化地区危险驾驶案的特点和原因,探讨预防和减少危险驾驶案的对策。

一、通化地区办理危险驾驶案件的情况

2015年至2017年,通化地区基层检察院共受理危险驾驶案1218件,涉案1218人。其中2015年受理311件311人,占受理刑事案件总数的9.75%,案件数位居全市刑事案件全罪名第3名;2016年受理396件396人,同比增长28.80%,占受理刑事案件总数的11.37%,案件数位居全市刑事案件全罪名第2名;2017年受理511件511人,同比增长28.89%,占受理案件总数的15.16%,超过盗窃罪,位居全市刑事案件全罪名第1名。

二、危险驾驶案件特点

经分析,通化地区危险驾驶案呈现如下特点:

(一)犯罪嫌疑人文化程度偏低。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者26人,占受理人数的2.13%;大学专科、高中学历者188人,占受理人数的15.41%;初中以下学历者1004人,占受理人数的82.46%。

(二)农民和无业人员居多。经统计,1218人中,无业人员743人,农民292人,此两类人员占受理人数的84.84%,为危险驾驶案的多发人群。

(三)年龄集中在青壮年。涉嫌危险驾驶罪最小年龄19岁,最大年龄72岁。其中19周岁至45周岁的人705人,占总人数的57.88%;46岁-60岁的人475人,占总人数的39%;61岁以上的人28人,占总人数的2.30%。

(四)犯罪主体绝大多数为男性。1218件案件中,女犯罪嫌疑人仅19人,占总人数的1.56%。

(五)被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较少。从检察机关的审结情况看,因犯罪嫌疑人无法参加诉讼等原因公安撤案12件,占受案数的0.99%;检察机关不起诉23件,占受案数的1.89%;被提起公诉1183件,占受案数的97.12%。起诉后被法院判处免予刑事处罚27人,占被提起公诉人数的2.28%;判处拘役缓刑的516人,占43.62%,判处拘役的640人,占54.10%。

三、危险驾驶案件多发原因

(一)存在侥幸心理。酒后驾驶的司机心理大体分为三种情况:一是认为自己驾龄比较长,对自己酒后的驾驶技术比较自信;二是路比较近,认为不会出问题;三是酒后没有明显不适,认为继续驾驶不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如闫某某危险驾驶案。闫某某系工人,某日中午喝了两瓶啤酒,晚上外出又喝了三瓶啤酒,回到家后想出去透透气,随即开车在小区附近的道路上遛弯,离自己家小区600米处,被执勤交警查获。经检测,闫某某血液酒精含量为193.35mg/100ml,因犯危险驾驶罪被法院判处拘役缓刑。

(二)法律意识淡薄,对法律后果预见不足。自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醉驾入刑”正式施行以来,“开车不喝酒”观念已深入人心。很多人知道醉酒驾驶机动车违法,但却不明确知道醉酒驾驶构成犯罪后会被判刑。危险驾驶案犯罪主体以无业人员和农民居多,文化程度较低,对事物的认知能力较差,如田某危险驾驶案,他认为“只是酒后开车,又没有发生交通事故,不应当判刑”。

(三)不良劝酒习惯影响。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朋友聚会、家庭聚餐、各种节假日欢聚,似乎无酒不欢。请客者为显热情周到,想方设法劝酒,以体现招待周全。据统计,通化地区在节假日期间发生的危险驾驶,一半以上是聚会、聚餐酒后开车。

(四)酒后代驾发展不健全。一方面,通化地区的酒后代驾行业发展比较缓慢。另一方面,部分驾驶员喝酒后还没有形成找代驾的意识。

四、危险驾驶案件多发的危害

(一)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通化地区审查终结提起公诉的1183件危险驾驶案中,曾受过刑事处罚的仅45人,其余1138人均无前科劣迹,占起诉人数的96.20%。这些人因为醉酒驾驶而触犯法律,成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虽然危险驾驶案最高刑期仅为拘役六个月,但法院的有罪判决对这些人产生的影响不可避免。一方面,可能会影响自身就业、工作,严重还会影响子女的就业和工作;另一方面,他们在被关押期间会结识涉嫌其他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传染恶习,对社会稳定不利。

(二)对公共安全形成威胁。酒后驾驶容易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财物损毁或人员伤亡,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及社会公共管理秩序形成严重威胁。每年因酒后驾驶导致的交通肇事案,给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极大的伤害。

(三)占用大量司法资源。2015年至2017年,通化检察机关危险驾驶案受理数,逐渐超过盗窃罪和故意伤害罪,成为通化地区最多发的犯罪。在案件数逐年增加的情况下,大大增加了公、检、法三机关的办案成本,过半数判处拘役,也增加了看守所羁押和监管的工作压力。

五、预防和减少危险驾驶案件的建议

(一)提高入罪的酒精含量标准。根据法律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据分析,如果喝了3两低度白酒或2瓶啤酒,酒精浓度可到达80毫克/100毫升。如果适当提高醉驾标准,可以大量减少因醉驾入刑的人数。以2017年500件案件为例,血液酒精含量在80-90毫克/100毫升的为32人,血液酒精含量在90-120毫克/100毫升的为101人。如果醉驾的酒精含量标准提高到90,即可以减少30余名犯罪嫌疑人;提高到120,可以减少130余名犯罪嫌疑人。这些人的行为虽然不再受刑法调整,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可予以行政处罚。

(二)采用酒精临界值和驾驶能力双重标准。即在达到法律规定的醉酒驾驶的酒精含量临界值时,要同时证明驾驶者不具有完全的驾驶能力,才能构成危险驾驶罪。由于个体差异,每个人对酒精的耐受能力不同,其醉酒程度是否能导致危险驾驶罪犯罪构成要件所要求的危险,须配合其他境况证明。

(三)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制度化,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的危险驾驶案中,经当事人同意,程序上从简办理,实体上从轻处理,既可化解社会矛盾,又可提高司法效率。

(四)加强法治宣传。司法机关要借助电视、报刊、微信等媒介宣传法律法规和典型案例,通过公开庭审、公开法律文书、以案释法等方式进行警示教育,多途径多渠道让人民群众知法、懂法、守法,使“喝酒不开车”的观念更深入人心。

(五)注重更新司法理念。司法机关要立足于平安通化建设,对危险驾驶罪不能重打击,轻保护。要集中精力打击严重犯罪,提升司法品质,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司法认同感,力争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六)鼓励发展“代驾”行业。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应重视和支持代驾行业的发展,在严把代驾司机入口的同时,允许个人从事代驾活动,多措并举发展代驾行业。

(张金叶:通化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6期司法实务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