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陈家腾: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若干思考

时间:2019-01-22 14:53:29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2018年4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指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今年,我们将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加大执法力度,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慑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本文通过对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现状分析,分析面临的主要问题和解决途径,旨在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

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也称“智慧财产权”或“智力财产权”,是人们依法对创造性智力成果和工商业标记所享有的专有权利。当今国家与国家经济实力乃至综合国力的较量,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拥有知识产权的数量和质量的比拼。

一、当前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

近年来,知识产权审判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案件数量迅猛增长,新型疑难案件增多,矛盾化解难度加大。据《白皮书》数据显示,2017年,人民法院共新收一审、二审、申请再审等各类知识产权案件237242件,审结225678件(含旧存),比2016年分别上升33.50%和31.43%。其中,民事案件一审案件上升幅度达到47.24%,著作权案件137267件,商标案件37946件,专利案件16010件。我国目前正在扎实有效推进知识产权法院建设,设立跨区域管辖的知识产权专门审判机构、全面深入推进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三合一”等改革措施。已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2017年批复南京、苏州、武汉、成都、杭州、宁波、合肥、福州、济南、青岛、深圳11个市设立,2018年2月,新增天津、郑州、长沙、西安4个市设立跨区域管辖的知识产权专门机构,促进知识产权审判专业化、统一裁判尺度、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主导作用。

在完善知识产权审判体系建设上,北京、上海、广州目前的知识产权法院为知识产权法院建立提供了实证基础,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但在行政案件授权和确权、审判效率、裁判标准统一等方面还存在许多问题,所以,加快研究建立国家层面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制,从根本上解决制约科技创新的体制性难题是今后知识产权保护的首要研究课题。
  二、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技术流失。“技者,工之要也”。在改革开放初期,由于缺少完备的知识产权保护,我国大量的专利技术呈现出决堤式的流出,例如中药。作为发祥地的中国,在许多地区都拥有极其珍贵的针对处方药的知识产权,由于缺少法律知识普及和完备的知识产权保护,部分知名中药处方和配方被外资制药企业掌握,然后利用其先进的技术仿制,打入中国市场。如:六神丸,是我国常见中成药,日本公司将其引进改良后,稍加包装改造,就变成市场上熟知的“救心丹”。仅此一项,国际市场每年销售额就在6―7亿美元,相当于我国一年中药出口总额。又如我国安徽宣纸工艺失密事件、“景泰蓝”技术失密事件等,都是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不力造成的不良后果。

(二)商标淡出市场。商标淡出现象在合资合作过程中表现尤为明显。外资方有意识甄选国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厂商合作,借口其产品为名牌产品,在合资协议中限定使用其商标,或耗费巨资买断国内企业商标使用权,采取占而不用的方式,同时对自身商品大肆宣传。通过此法,国内几十年创造的知名品牌在几年之内就被外资品牌完全取代,淡出市场。例如饮料业,国内原有“八大名牌”如“亚洲”、“崂山”、“八王寺”等,在初期除“健力宝”、“正广和”未合资,其他六家都不同程度的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进行合资经营;洗衣粉业,上海“白猫”,广东“高富力”、“中意”,合资后被外方控制,利用名牌厂家的生产能力和销售渠道,推销其高价品牌“碧浪”、“汰渍”,将国内品牌打入“冷宫”。广州肥皂厂的“洁花”香皂与美方合资后,很快被“海飞丝”、“潘婷”取而代之。可喜的是近几年,随着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的不断提升,很多已经淡出群众视野的国内老字号品牌又重新夺回市场占有率。

(三)商标恶意抢注。知识产权具有地域性特征权利,依据一国法律取得的知识产权仅在该国领域内有效,于其他国家并不必然受到保护,商标同理。近年来,国内企业出口国际市场时,时有发生商标已被外商抢注。例如,电器商标“海信”在德国被抢注,“康佳”在美国被抢注,“科龙”在新加坡被抢注,云南卷烟品牌“阿诗玛”、“红塔山”在菲律宾被抢注,“五粮液”在韩国被抢注, 天津麻花商标“桂发祥十八街”、北京酱菜老字号品牌“六必居”在加拿大被抢注,河南白酒品牌“杜康”、百年老字号“同仁堂”、在我国被列为“国宝级”保护的“一得阁”墨汁被日本企业抢注等等。商标被抢注后,对于我国本土企业出口贸易和开拓国外市场会产生巨大困难,除了重金赎买商标使用权,或“改名换姓”重新培育品牌开拓市场外别无他法,严重损害了驰名商标的价值。

近年来,随着国家品牌计划的施行和“一带一路”伟大构想彻底实施,我们的民族企业在知识产权保护及国际区域性经济贸易方面有了强有力的国家保障,出口贸易及知识产权盈利性呈现出稳步上升的势头。

三、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基本途径

在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新形势下,知识产权保护需要构建严保护、大保护、快保护的工作格局,通过深化改革和制度创新,进一步激发创业创新热情,带动产业、经济和社会发展,拉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可以围绕三个关键点来建设。

第一,知识产权保护要实施更加严格的保护。《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下称《强国意见》)提出的总体要求是:“实行更加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优化知识产权公共服务,促进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提升产业国际化发展水平,保障和激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有力支撑。”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就是要推动知识产权保护法治化,完善行政执法和司法保护两条途径优势互补、有机衔接的知识产权保护模式;加强新业态、新领域创新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探索商业模式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和实用艺术品外观设计专利保护制度,探索互联网、电子商务、大数据等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规则;规制知识产权滥用行为,探索标准必要专利的公平、合理、无歧视许可政策和停止侵权适用规则。

第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要与地方的综合管理改革同步进行。《强国意见》中提出要“研究完善知识产权管理体制”,要“积极研究探索知识产权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授权地方开展知识产权改革试验。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开展知识产权综合管理改革试点”。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离不开制度、体制机制和程序的保障,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需要深化改革与制度创新。在加快完善中国特色知识产权制度和改革创新体制机制的前提之下,通过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国家统筹规划、地方试点试验的方式,发挥知识产权制度在激励创新、促进创新成果合理分享方面的关键作用,进一步探索完善知识产权授权确权和执法保护两大核心体系,形成权界清晰、分工合理、责权一致、运转高效、法治保障的知识产权体制机制。

第三,知识产权保护应推动地方及区域经济发展。严格知识产权保护将推动地方区域进一步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产业结构层次和竞争力,进一步加强全球开放创新协作,为我国重点领域的产业和企业“走出去”提供有力的支撑。在具体建设上,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可以根据不同类型,分类指导,协同推进。知识产权保护将置身于城市化战略格局之中,为构筑区域经济优势互补、主体功能定位清晰、国土空间高效利用的区域发展格局,形成四大经济区域优势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陈家腾: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检察院科员)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6期法治实践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