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冯彦君:夯实新时期法治建设的理念基础

时间:2018-11-27 16:09:09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培育规则意识,塑造法律信仰,树立法律权威是实现依法治国的精神基础和理念支撑。推进依法治国,实现法治中国的愿景,必须有效推进“三位一体”建设,即法律制度体系的完善、法律体制机制的变革、法治理念的培养和塑造同步推进。

信仰是精神,是信念,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个体的行为准则。法律信仰就是人们(法律主体)对法律制度所具有的敬畏、尊崇和信服的法意识和法理念。法律信仰与法律权威同为法治的软件资源,指代各有侧重的法律的两个面向:法律对于人所具有的是权威;人对于法律所具有的是信仰。说到底,法律权威和法律信仰是客观法转化为主观法、文本法转化为生活法的桥梁和纽带,是推进法律贯彻实施的精神基础和内在动力。在法治实践层面上,法律信仰与法律权威应该与法律制度的建构与完善、体制机制的转型与变革一体建设,不可偏废。

如果没有法律信仰和法律权威的精神理念的内在支撑,法律的实施和运作就只能依赖外在强制力的推动和保障,这样的法律实施和法治运作动力不足、成本加大、效率低下。更为重要的是,人们总是感到法律是一种异己的东西,是一种外部强加的约束力量,法律的实施不得不求助于执法和司法等逆向实施途经和补救性手段而维护权利和恢复秩序。

当代中国,培养、塑造法律权威和法律信仰,应该紧紧抓住法的两个基本要素展开与型塑,即从法的“有用性”和“有理性”这两个方面入手,做出切实而具体的努力。法有用才令人敬畏,法有理才令人信服。法既有用又有理,法律权威才会树立,法律信仰才会生成,良法善治才能实现。第一,强化法律的稳定性。法律虽然应该与时俱进,不断发展,但从本质上说,法律应该是倾向于保守的。法律的朝令夕改必然会减损法律的权威和信仰。第二,增强法的便利性。法律应该是人们日常生活的消费品,而不应该成为奢侈品。一部好法律应该是容易被读懂、被轻松运用。第三,推进信用体系建设。当代社会,信用可以通过法律的调整和规范作用予以提升和建设,通过法律的强制力予以保障。同时,信用的发达与昌明,也可以助推法律权威和法律信仰的生成。第四,切实增强立法的科学性和民主性。科学性是指立法要尊重客观规律,反映国情和省情。国家立法不能盲目移植和借鉴,必须使其本土化,符合我国的生态环境。地方立法要防止简单照抄国家立法和其它地方立法,否则既无特点,又无作用,且浪费立法资源。增强立法的民主性,其意义更为深远和重大,也是塑造法律信仰非常重要的一个保障。增强立法的民主性不仅仅是对法律草案征求意见,还要探索立法草案委托第三方起草的机制。第五,增强立法与社会主导价值观和善良风俗的契合性。社会习俗中有善良风俗,也有陋俗恶俗。法律必须与主导价值观和善良风俗相契合,才能获得社会主体最大程度上的认可和服从,借助于社会主导价值观和习俗的无形但却深沉的评判尺度和约束力量获得正当性与公理性。第六,法律权威和信仰的塑造也需要法学教育不懈的努力。法学教育应该但不能仅仅以传授法学知识和操作技能为使命,更应该培养和塑造法律思维、法治理念和法律信仰。

(冯彦君: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省法学会经济法研究会会长)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5期刊首话语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