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杨建新:浅谈办理故意伤害案件中的问题及对策

时间:2018-11-27 16:02:29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故意伤害案件成因复杂,如果案件不及时结案,公安机关就会陷入被动。笔者将结合工作实际,对近几年来办理的故意伤害案件进行深入剖析,梳理归纳办理伤害案件中的问题与解决对策。

一、办理伤害案件现状

在公安机关办理的各种案件中,故意伤害案件占总数的30%以上。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2017年办理故意伤害案件85件,殴打他人案件中造成轻微伤以上的共80多件。伤害案件多发的原因很多,有的是邻居、同事、朋友在一起喝酒,酒后言语冲突引起的;有的是由于车辆刮碰引起的;有的是邻里之间矛盾引起的;有的是因房屋拆迁、农村土地、家族纠纷等引起的。由于成因复杂,取证艰难,因此,时常出现不能及时结案导致工作被动的情形。

二、办理伤害案件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调查取证难。调查取证是办理案件的基础和前提,而伤害案件取证难是普遍存在的问题。造成取证难的原因主要有五方面:一是证据消失快。伤害案件突发性强,发案时间短,嫌疑人逃离快,现场证据不及时提取,就会导致证据灭失。二是当事人陈述不一。案发后双方当事人为推脱责任,陈述不实或故意隐瞒事实,只说对方对自己的伤害,而对己方伤害对方的行为故意隐瞒或回避。三是证人取证难。案件中的目击证人往往不愿作证,有的证人因时间长对目击情况记不清;有的证人不想作证、不敢作证,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认为作证耽误时间,还容易遭受报复;农村情况更加复杂,邻居间不好意思作证,不愿意得罪人。四是配合取证义务淡薄。部分群众法律意识不强,对公安民警调查取证工作不支持、不配合,不如实向公安机关提供证言,甚至串供、作伪证。五是处警不当。案件发生后,个别民警不注重第一时间现场调查,而是让当事人双方先去医院看病,事后再调查;不对现场目击证人取证,不留联系方式,事后很难找到目击证人,给查办工作带来难度。

(二)调解处理难。一是办案时间较长。伤害案件发生后,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互不相让。一起纠纷要办案民警做几次、几十次的工作,才能达成协议。有的伤害案件双方当事人均受伤,且都不愿垫付医药费,双方均住进医院,或小病大养,或无病休养,不达目的不出院。二是当事人过度依赖公安调解。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经调解未达成协议或者达成协议后不履行的,当事人可以就民事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而在实际处理过程中,有的当事人将调解达成协议作为公安机关必须履行的职能,以“有困难找民警”为由,牢牢缠住公安机关不放,要求公安机关必须追索到医药费,甚至到派出所吵架闹事。虽然调解不是刑事案件的必经程序,但为了及时处理好案件,办案过程中警察也会进行调解,双方当事人会出现互不相让的局面。三是处罚后调解难。派出所在查清案情的基础上,依法给予违法治安管理行为人处罚,但在民事赔偿部分,由于嫌疑人已被处罚,对调解意愿不大,达成协议可能性大大降低。

(三)容易引发上访。伤害案件处理不当容易引发上访。一是民事赔偿履行难引发的上访。有的受害人调解之后病情又发生反复,要求继续赔偿;有的当事人虽然有赔偿能力但久拖不赔;有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外逃导致赔偿问题短期内无法处理。二是被害人误解引发的上访。由于有些案件赔偿问题短期内没解决,部分被害人质疑办案民警侦查能力,认为办案民警不作为,甚至怀疑包庇嫌疑人,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对办案民警产生误解。三是被害人急于索赔引发的上访。伤害案件的被害人往往急于要钱进行治疗,为迅速解决问题,很多选择上访或投诉,以此引起上级领导重视,借助上级领导力量给办案民警施加压力。

三、破解故意伤害案件办案难的对策

针对以上存在的问题,公安机关应多措并举,推动伤害案件及时、规范、妥善处理,降低信访投诉率,提高人民群众满意度。

(一)及时妥善处置,明确办案责任。一是现场处警民警直接处置,无法现场调解时,值班领导在第一时间介入了解案情。对伤害案件,做好案件定性以及案件办理指导,并对案件办理情况开展跟踪,及时开展调查取证、伤势鉴定、组织调解等工作。结合案件的性质,具备调解条件的,应提前进入调解程序,但调解要在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前提下进行,严禁出现糊涂官判糊涂案现象,严防拖拉办理。二是明确办案责任。落实好值班领导为伤害案件办理的第一责任人,主办民警为第二责任人,充分发挥值班领导的带头履职和担当责任,督导民警开展案件调查,如因工作不到位导致当事人信访投诉的,将一并追究值班领导责任。三是集中克难攻坚。针对重点、疑难伤害案件,组织领导班子和精干警力进行会商,明确下一步调查方向和处置意见,对于特别疑难的案件,明确专门领导责任,必要时由刑警队介入办理,分局法制部门可以提前介入,指导办案单位做好调查取证工作,并确保案件质量。

(二)规范动作,健全长效机制。针对调查取证情况,及时立案。主办民警及时开展侦查,尽量在黄金24小时内还原案件真相,为后续工作奠定坚实基础。首先,规范办案程序。从现场处置、受案调查、组织调解、呈报处罚和监督问责等方面对伤害案件警情处置严密规范,针对伤害案件办理的各个时间节点提出办理意见。其次,优化考核制度。将伤害案件办理单列为重点考核项目。对于超期办理、不规范办理作为重点扣分项目。第三,落实奖励制度。将伤害案件办理作为评优评先的依据,转变民警不愿接手伤害案件的状况,增加民警办理伤害案件、调处伤害纠纷的动力,鼓励民警敢办案、多办案、快办案,杜绝有案不受、受案不查、拖延办案的情况。

(三)部门联动,做到“案结事了”。在积极还原案件事实真相的基础上,符合调解要求的,积极借力乡镇街道、司法助理、村居民委员会等调解组织,特别是对双方有重要影响力人士的力量,全力帮助解决困难,签订调解协议书。尽量找相关人员作为见证人、保证人,防止事后出现不必要的纠纷。若法律规定无法进行调解,也应尽量安抚双方的情绪,促成和解,防止事后矛盾升级,真正做到“案结事了”。

(杨建新:昌邑公安分局法制大队民警)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5期司法实务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