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李海滢 王延峰:建构“零容忍”反腐败立法体系

时间:2018-06-11 10:37:35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腐败侵害公民权利与社会利益,侵蚀政府和执政党的公信力,古往今来都是国家法律规制的重点。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推进反腐国家立法。”2018年3月20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是反腐败立法的一大实践。毫无疑问,建设法治国家,实现依法治国必须先有法可依,而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也首先要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形成清正廉洁的党风、政风。惩治和预防腐败,形成良好的政治生态,必须通过反腐败立法,进行法律指引,使其不想腐;进行法律震慑,使其不敢腐;进行法律惩治,使其不能腐。

对打击腐败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多次指出,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强调“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的讲话中重点强调:“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坚决扫除一切消极腐败现象,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永远保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本色,永远走在时代前列,永远做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色,做中国人民的主心骨,首先就要做到清正廉洁,杜绝腐败。“零容忍”正是表明中国共产党治理腐败问题刮骨疗毒、壮士割腕的决心和决不姑息、一战到底的信心。在腐败问题曾一度严重、党和国家利益受到严重损害时,在民众深恶痛绝、中央严厉打击的基础上,构建反腐败立法体系必须贯彻落实“零容忍”,从预防到惩治,从党内到党外,构建起一张严密的反腐法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使腐败无从开始,无处遁形。

“零容忍”并非“无底线”。对于腐败的“零容忍”是指不允许任何形式、任何程度、任何主体存在腐败问题,一旦出现,必须进行应有的惩治,或行政处分,或纪律处分,或刑罚处罚,或兼而有之。构成犯罪的,坚决予以刑罚处罚,对于不构成犯罪的,通过党纪处分,行政处分等方式解决。

建构“零容忍”的反腐败立法体系,应注意两方面问题:

一是预防与惩治相结合,由惩治模式向预防模式转变。十九大报告指出:“只有以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深化标本兼治,保证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确保党和国家长治久安。”治理腐败必须双管齐下,标本兼治:对腐败的惩治可谓为“治标”,在腐败发生之后以“零容忍”态度进行严厉打击,使其不敢再腐,不能再腐;而对腐败的预防才是“治本”。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又一次强调:“政治生态同自然生态一样,稍不注意就容易受到污染,一旦出现问题再想恢复就要付出很大代价。”可见,治理腐败,如同治理环境问题一样,切不可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而是要由惩治模式向预防模式转变。

预防模式治理腐败,应完善预算法、审计法、公务员法、监察法等法律,完善权力透明、权力清单、权力问责、权力监督制度,实现对公权力的约束,即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让党员、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习惯在受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中工作生活。”同时,通过法律和制度的治理,实现中国反腐领域的“反腐大爆炸”。反腐败“大爆炸理论”是瑞典哥德堡大学学者罗斯坦针对腐败问题提出的。他认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需要改变人们对腐败的根本预期。只有经过一次密集的制度大变革,才能改变一定的社会环境,使严重腐败走向全社会廉洁,从而达到不想腐,不愿腐的最佳效果。而预防模式治理腐败是最平和、最经济和最有效的。可以看到,预防腐败是对腐败“零容忍”的“最高境界”,即消除腐败,全社会廉洁。所以,构建我国“零容忍”的反腐立法体系,必须重视腐败预防,预防与惩治相结合。

二是反腐败立法,要严、厉兼具。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指出:“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严格”主要是从反腐立法覆盖面而言,即要全覆盖、无禁区。“严厉”主要从法律的惩治强度、力度而言,即严厉打击,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决猎狐、打虎,追查到底。

贯彻“零容忍”的反腐立法必须做到严格又严厉。而我国现存的反腐法律,部分是“严而不厉”,如对有些严重腐败的规制只停留在党内处分和行政处分,没有完善刑事立法,打击不严厉;部分是“厉而不严”,如对贪污贿赂犯罪虽然规定了死刑,足够严厉,但是贪污贿赂犯罪入罪门槛较高,限制较多,影响打击范围。所以,要做到“零容忍”,反腐立法必须要从严从厉。

在“零容忍”视阈下,我国反腐败立法体系的构建应从三方面着手:

一是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相结合。从一定角度讲,党内法规不属于法律,但对于反腐败意义重大。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严明党的纪律,强化党内监督,发展积极健康的党内政治文化,全面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坚决纠正各种不正之风,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执行准则、条例,把好用权‘方向盘’,系好廉洁‘安全带’,扶正祛邪,自觉为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履职尽责、作出贡献。”所以,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在完善国家法律的同时,必须适时对党内的准则、条例进行修改和完善,必须坚持党内“立法”与国家立法有机结合,充分发挥二者各自的优势,彰显打击腐败的中国特色。

二是集中立法与分散立法相结合。现阶段,实现“零容忍”的反腐败立法,必须科学、民主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腐败法》,作为预防和惩治腐败问题的基本法律,彰显国家对腐败问题的重视与零容忍的态度。不断完善和贯彻执行监察法,对腐败犯罪进行严厉打击。同时,进行分散立法,更好地实现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打击范围的全覆盖、无禁区,实现对腐败的“零容忍”。

三是重点进行刑事立法。刑事立法是谦抑的,但是,由于腐败犯罪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因此历来是刑法重点打击的犯罪类型。刑法具有调整方式的严厉性,对腐败犯罪能够进行最有效的威慑和最严厉的打击。目前我国刑法对腐败犯罪的打击存在一系列的问题,致使打击面过于狭窄。要做到“零容忍”,在刑事立法上必须增设和完善部分腐败犯罪罪名,适应现阶段打击腐败犯罪的需要;扩展贿赂犯罪行为对象,把对象扩展为“性贿赂”等一切利益,使之与《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相衔接;重新界定贪污贿赂等犯罪的入罪门槛,构建灵活的量刑标准,科学设置附加刑等等。

建构“零容忍”的反腐败立法体系,是预防和惩治腐败问题的必然要求和前提基础,也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必然要求和重要条件。构建“零容忍”的反腐败立法体系,必须注重腐败预防,同时要严、厉兼具,织就一张从党内到党外、集中立法和分散立法相结合、普通立法与刑事立法相结合的严密的反腐法网。这样才能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实现海晏河清,乾坤朗朗。

(李海滢: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延峰:吉林大学法学院直博生)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3期法治实践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