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论文

何志鹏:国际法治的曙光

时间:2018-04-23 13:02:42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站在21世纪的初年,回望国际关系的历史进程,我们总能体会到公平和正义的波浪式前进和螺旋式上升;审视异彩纷呈的世界事务,我们常会看到实力和伦理的冲突与平衡;展望全球治理的未来方向,我们或可看到民主和法治的未来曙光。

国家总是主导着国际法的发展,而在各种各样的国家之中,大国尤其起到了中坚作用。从世界近500年的发展进程看,不难发现由崛起大国引领世界主旋律的基本格局。其中包括15-16世纪的西班牙和葡萄牙,17世纪的荷兰,18世纪的英国,19世纪的法国,20世纪以后的美国,以及21世纪之后的中国。

但是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大国在引领世界发展的时候,更多是建立起伦理高点和治理的制度性、结构性、组织性模式,然后用道德的力量、规则的力量来引领其他国家与其共舞。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荷兰在17世纪界定了战争与和平的基本国际法规则和海洋自由的观念,英国在18世纪以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为理论基础提出了贸易自由的观念,促动了全世界的市场体系贯通发展;法国在19世纪用人权、民主这样的词汇来改造自身,同时给全球秩序带来了一股新空气;美国在20世纪提出了以国际组织营造集体安全、以国际法引领全球秩序的主张。这些思想一直在国际社会的治理架构之上发挥影响,使得各国有机会表达自身的观点。

概略评价,在国际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大国在用自己的实力完成自身发展、实现自身的梦想的过程中,一直在用公共利益、公共需求、共同伦理的主张来满足其他国家的诉求,使得国际社会避免完全靠实力说话的状态。与此同时,这些国家又不总能真正贯彻其所主张的伦理标准。正如荷兰在倡导海洋自由时也进行掠夺,英国在促动全球市场的时候也将亚非国家视为非文明国家,为其所签署的不平等条约提供微弱的借口。到现在为止,国际关系还没有实质性地脱离大国政治、强权竞争的状态。但是,这种状态的风险是很大的,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是严重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证世界和平、安全与发展,各国能够言行一致地守住其伦理主张、道德标准就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纽结。21世纪,在世界上崛起的中国是一个经历过辉煌、也体验过多灾多难的大国。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所处的低谷期就是中国看待和思考国际体系的重要参考系。1949年之后,中国进入了国际事务的起飞期。无论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还是求同存异的原则,都体现了第一代领导人对于国际事务的认知和伦理引领。到了21世纪,当我们提出中国梦与世界梦紧密相连,提出中国要与世界各国联手打造命运共同体的时候,我们就走向了在全球治理的格局中提出中国主张、引领世界发展的新台阶。2018年3月,宪法修改增加了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互利共赢开放战略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三个关于外交政策方面的内容。中国的主张与以往西方国家主张的显著差异在于,我们力图言行一致、力图戒除空谈,走向实际操作,一带一路倡议正是这种务实精神的鲜明表现。一带一路建设背后蕴藏着中国对于国际关系的全新理解,是一个超越“零和博弈”的新体系。“正和博弈”范式所带动的、倡导互利共赢的国际关系成为一种法治结构,必定会将全球法治带入一个新的时代。

(何志鹏:吉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第八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2期刊首话语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