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宪忠:论民法典贯彻体系性科学逻辑的几个要点 - 吉林省法学会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文摘

孙宪忠:论民法典贯彻体系性科学逻辑的几个要点

时间:2020-07-16 12:11:04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已经由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共7篇84章,条文多达1260条,涉及具体法律规范和法律制度就更不胜枚举。

一、中国民法“法典”一词的法理和实践意义

(一)法典:强调法典的科学性和体系性逻辑。我们中国民法为什么要用“法典”一词?其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为何?这是需要厘清的第一个问题。与其他现有法律不同(如宪法、刑法),唯有民法称作“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区区一个“典”字,其意义是非常之大的,不容忽视。规范式群体,该规范如何能够有其自身内在的逻辑,使制度与制度之间能够紧密地配合、科学地分工,至少不能因互相矛盾而丧失其应有的作用,这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对民法而言,在探讨规范之间体系性逻辑方面,做的最好的应该是罗马法。古罗马法在公元2世纪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律体系化整理产物,即法学阶梯。

(二)法学阶梯法系:三要素与四编制。现认为法学阶梯的作者是盖尤斯,其编写的法学阶梯在历史上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因为它把调整庞大社会事务的民法规范进行了归纳和整理,并从中提炼出民法上三个最重要、也最为核心的因素,也即三要素:人、物、权利。公元5世纪,罗马皇帝查士丁尼在编纂罗马国法大全(也有人翻译为民法大全)时,将法学阶梯作为其民法总论。这样,法学阶梯成为罗马民法的基本理论构成。国法大全分为四编:人法、物法、权利取得、权利损害及其救济。这四编构成了当时主要的民法体系,民法体系化的逻辑就此建立起来了。

(三)学说汇纂潘德克顿体系:五编式逻辑结构。对罗马一时产生重大影响的法学阶梯,最终被潘德克顿(也称为学说大全)所超越。即形成了学说汇纂体系。该体系产生的最大的背景是,受英国工业革命的影响,欧洲大陆也陆续开始工业革命,出现了企业化生产。工业化生产之后,合同订立之时,工厂是没有现货的,这就出现了先订立合同、后履行合同的清晰的交易过程区分。而合同订立与合同履行存在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合同成立之时,标的物并不存在,那此合同该不该生效呢?如果生效,又该生什么效力呢?按照早先的法学阶梯,这个问题是无法回答的。而潘德克顿法学家把该法律效果称作债权。也就是合同成立之后,先产生债权,到合同履行之时,再发生物权的变动。这样就解决了当代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合同订立的法权基础问题。这也是潘德克顿超越法学阶梯体系的原因所在。

二、民法典总则编的体系统辖作用

(一)潘德克顿式:从具体抽象出一般的思维逻辑。采用潘德克顿编纂体系后,民法上就出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现象,就是民法全部法律规范区分为总则和分则。其中,总则编是潘德克顿法学区别于其他法学编纂模式的显著特征。一般在立法之时,总则编通常放在法律的第一章。

(二)民法典总则编对体系的统辖作用。民法典总则编是民法立法指导思想、民法一般原则和民法基本法理的体现,所以民法典总则编对整个民法体系发挥统辖的作用。分则各编还有特别法,都要遵从民法典总则编的规定。

三、体系性逻辑下的共同性规则、一般性条款和但书规则

我国民法典,从体系性的角度来看, 它的每一编都规定了一般规定或者通则性规定,甚至在有些章节之中也有一般规定。其实总则本身就是一般规定,总则中间也还有一般规定。同时,在整个民法典中,我们会发现还有一些具体的法条,它不是解决一般性问题的,而是解决一个类型或者一大批问题的。我们把这种法律规则称为一般条款,它要对所有相关的法律事务发挥统率作用。在体系性逻辑下,我们还要看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但书规则。所谓但书,就是排除性条款,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共同性规则、一般性规则是不适用的,而必须适用法律上的另外规定。

四、民法典体系逻辑下财产权利立法区分原则的应用

财产权利的立法在民法典中间主要涉及物权和债权。关于物权和债权的立法体例模式,笔者重点谈一下对区分原则的理解与应用。所谓区分原则实际上就是简单的两句话:一是订立合同产生请求权,物权变动是履行合同的问题,所以订立合同和履行合同要区分开,这是法律效力区分。二是法律根据要区分开,就是订立合同的法律根据是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只要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就行了;物权变动必须要有标的物,要有所有权,还要进行不动产登记或者动产交付。笔者的理论核心,就是把物权的变动放在不动产登记和动产的占有交付上,而不是放在合同的成立上。

五、人身权利体系逻辑的一般规则

人身权利在民法中的地位很重要,本次民法典总则编相比民法通则有一个大的变化,就是首先强调人身权利,然后再强调财产权利,从而突出了人身权利的价值。在民法上,人身权利分为人格权与身份权两个部分。简单来说,人格权是关于人格的权利,身份权是关于身份的权利。

六、人身权利体系的特例:人格权编创设的体系化基础

这次的民法典编纂,在全世界民法典立法中间开创了一个先例,就是民法典中的人格权独立成编。立法机关公布的创设人格权编的理由,是要提升人格权的法律地位、要强化人民群众的人格权利、要提升我国法律制度文明的水平,强调要正面宣扬民事权利,要按照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编纂民法典的决定、关于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的说明,来强化人格权的保护。所以规定人格,主要是为了解决谁是法律上的人,谁不是法律上的人的问题。(来源:《东方法学》2020年第4期)

(孙宪忠: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全国人大宪法与法律委员会委员)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20年第3期法治文摘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