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文摘

沈岿:社会信用体系的法治之道

时间:2020-01-08 13:42:21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自2014年国务院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以下简称“《信用建设纲要》”)以来,21世纪初开始萌芽并在各地探索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全国更大范围内、更加普遍地展开。

一、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基本面相

(一)“政府——市场——社会——司法”全方位覆盖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覆盖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四个重点领域。 (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目的是提高全社会的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三)政府主导的公私联合动力《信用建设纲要》把“政府推动,社会共建”作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首要原则。(四)多领域、多层级主体制作信用规范社会信用体系的运行,离不开对信用信息的收集和使用提出指引或要求的各类规范。(五)“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意味着失信人在一处出现失信行为,就会处处受到限制。

二、制度信用的意义和边界

(一)人格信用和制度信用。前者以特殊的血缘、亲缘、地缘等为基础,主要依靠相互之间的了解或通过各自信任的亲友而建立,其调节和保证凭仗的是情感和道德。后者更多以契约、法律规则等为基础,依赖契约、法律规则等的约束力和担保作用。(二)制度信用的意义。制度信用在生成机制、传播载体和影响范围上的特点,使其更适宜一个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的时代,以及近些年来日益信息化、网络化、电子化、数据化、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三)制度信用也存在难以克服的局限。首先,无法完整体现信用主体的品行;其次,信用瑕疵不易修复;再次,存在评判方法合理适当难题;最后,有被滥用的可能。

三、法治国原则的悖反

一个事关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未来命运的,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核心机制之一的失信惩戒制度的合法性。1.声誉不利、资格剥夺、自由限制等三类失信惩戒措施,在事实上或法律上会减损个人或组织的合法权益,若没有明确的法规范依据,行政机关无论是自己采取措施,还是通过规范性文件命令要求社会组织、市场主体采取措施,都是违反依法行政原则的。2.现在纷乱的失信惩戒制度的设计,有的把失信做扩大化理解,违法、违约、违纪、违反道德的行为,通常配套的基本措施是把失信人列入失信名单而公开,单就制度本身而言,有违背尊重保障人权原则的可能。3.不当联结禁止原则。“一处失信,处处受限”隐含的“惩戒无边界”之意,让失信惩戒严重涉嫌违反不当联结禁止原则。4.以比例原则检验失信惩戒措施,可以通过目的正当性审查,可以通过适当性审查,却很难通过必要性审查。5.由于规范制定主体和实施主体的众多,无论在规则制定上还是在执行上,都有可能会存在违反公平原则的情形。

四、应对合法性危机的方案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规范化方案,主要有四个。(一)重新找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政策定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目标应该定位于减少一些重要领域重大违法事件,或者减少较为严重的失信行为。不应将“违法”与“失信”完全等同,也不应将违法、违纪、违反道德、违反职业规范等都列入失信范畴。坚决摒弃“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导向。(二)失信惩戒应当在法定权限范围内区别化设定公权力主体。设定失信惩戒,需要受到更多限制。(三)社会信用规范的制定应当符合法的一般原则。对于社会信用规范制定的私主体而言,其自主空间的边界主要由隐私保护原则加以框定。对于公权力主体制定社会信用规范而言,需要根据规范所涉及的内容,遵循相应的制定权限,保证内容符合法治国原则。(四)社会信用规范制定或实施的审查与救济应当是可得的。(来源:北大公法网,2019年12月4日)

 

(沈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9年第6期法治文摘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