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文摘

申卫星:法学教育应增强社会回应和思想创造能力

时间:2018-06-11 09:20:22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当前,我们国家启动了“双一流”建设,可以说中国法律确实面临创新和改革的大好契机。将来如何判断一个大学、一个法学院进入了“双一流”,既有外在形式的标准,比如国内的评估到A还是A+,国外的QS排名,但更主要的还是看内在标准,法学院和法学教育是否发生内涵式实质性的突破。内涵式的实质性突破应当取决于两点:一是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应该有很强回应社会发展的能力;二是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应该产生原创性思想。

首先,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的发展能够很强地回应社会发展。法学是一个社会科学,我们已经有很多丰富案例,同样的理论、同样的概念,没有具体案例来支撑的话,很难变成具体的事实。但我们法学教育还是停留在一种典型的以课堂讲授为主,与实践中的法律或现实的法律差距很大。我们的法学研究也过分注重于二级学科画地为牢的形式主义。社会问题是综合性的,社会问题并不会因为学科的分类而自动分成几个类别,未来法学研究应该由学科主导转向以社会问题为主导,增强法学回应社会问题的能力,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形式上的自我满足。回应社会问题能力上,还有一点要加强,即法学研究应该发展新型的交叉学科。新兴的社会问题引发新型学科的发展需求,我们需要及时推进相关研究和教学,增强法学回应新型社会问题的能力。最近一段时间,许多法学学者都在集中精力研究网络法,研究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科学技术带来新的法律变化,这是一种趋势;信息科学的快速发展之外,还有生命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从传统的医患关系的革新、食品药品安全的发展,到基因检测、基因治疗、基因歧视等现代生命科技引发的新兴问题,层出不穷。此外,还有能源的问题等。这都昭示着法学、法律与新兴科技的互动将会日益发达。

其次,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的发展应该不断出新的思想。中国法学界应该有这种使命和责任。中国过去法理学研究对法学基本理论比较重视,包括研究法律与文学、法律与心理学、法律与其他学科等,但是更多的还是学习和模仿,很少真正出自己的思想、自己时代的理论。部门法的法学研究也主要是追随式的,学西方,学其他国家,通过制度借鉴来完善中国的制度,这方面我们已经达到非常好的程度了。未来,我们应该是多出思想,除了在法律制度建设上花工夫外,还应该有超越制度的思想性建设;对于法律制度的建设,除了形式方面,还应该挖掘法律的理念、精神、价值。这样的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才是成功的。(2018年4月18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申卫星: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3期法治文摘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