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文摘

胡锦光:论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的体系化

时间:2018-04-23 13:05:21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我国宪法具有中国特色,实行由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宪法监督权的体制。但是,自1982年现行宪法颁行以来,甚至于2000年立法法通过以来,这一制度并未达到预期的状态。

一、推进我国合宪性审查工作的紧迫性

(一)关系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首先是国家治理规则的现代化,现代化的国家治理规则必须是统一和权威的规则体系。宪法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最高规则,一国之内的所有规则都必须在宪法之下,都必须符合宪法。

(二)关系到规则之治的实现。法治的第一个要求是规则之治,即任何人都在规则之下,必须服从规则;任何公权力都由规则授予,都在规则之下,必须服从规则。依据宪法在我国形成统一的规则体系,形成的统一秩序,即是宪法秩序,人们生活在由这一秩序所体现的价值之中,因此,宪法成为人民所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

(三)关系到良法之治的实现。法治的第二个要求是良法之治。所谓良法必须具备三个基本要求:良法是保障人权之法;良法是约束公权力之法;良法是兼顾社会不同利益之法。

(四)关系到核心价值观的确立。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从根本上说,取决于其核心价值观的生命力、凝聚力、感召力。历史和现实都表明,构建具有强大感召力的核心价值观,关系社会和谐稳定,关系国家长治久安。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战略背景和基本逻辑是: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和基本特征→国家治理现代化→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全面实施宪法→合宪性审查。

二、如何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

(一)强化合法性审查作为合宪性审查过滤机制的功能。立法机关依据宪法制定法律,因此,我国绝大多数法律的第1条明确规定:“本法依据宪法而制定”。这一规定的基本涵义包括:依据宪法的立法授权;依据宪法规定的立法程序;依据宪法的原则、精神和理念;依据宪法的规范内涵。在需要对某个行为作出规范上的判断时,采用法律适用优先原则。

(二)限定启动合宪性审查程序的主体资格。第一,宪法权利救济的理念。只有当法律实施以后,实际形成案件,或者说是特定当事人的宪法权利受到了实际侵害时,在普通法律诉讼中,或者在普通法律诉讼结束以后,由案件的当事人启动合宪性审查程序。作为宪法权利救济的途径和手段,目的在于为宪法权利的实际受害人提供宪法救济。第二,保障宪法秩序的理念。在法律生效之前,或者在法律实施以后的一段时间内,在未发生案件的情况下,可以由特定的领导人或者国家机关启动合宪性审查程序。我国有权提出合宪性审查建议的资格只应当赋予以下主体:审理案件的法院;案件当事人。

(三)设立宪法委员会。设立宪法委员会,其性质为全国人大的专门委员会,其地位是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协助机构,并不具有宪法上的独立地位,与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相符合。设立专门的宪法委员会的优势在于:(1)在实际允许宪法权利受害人在穷尽法律救济之后,提出审查请求时,解决审查供给能力不足问题。(2)宪法委员会设立于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全国人大,可以解决目前四套审查体系的统一性问题。(3)可以解决合宪性审查的公开化问题。(4)可以解决目前由全国人大不同的专门委员会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进行合宪性审查的标准统一性问题。

(四)制定专门的宪法监督法。第一,明确合宪性审查的对象。目前,关于合宪性审查的对象是分散规定在宪法、立法法、《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经济特区法规备案审查工作程序》《司法解释备案审查工作程序》之中。其法律性质并不明确。因此,须制定一部专门的宪法监督法或者宪法委员会组织法,以明确合宪性审查的对象。 第二,审查程序规范化。目前,合宪性审查程序是由立法法、《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经济特区法规备案审查工作程序》《司法解释备案审查工作程序》规定的。其关于审查程序的规定主要是针对法规备案审查工作而作出的。笔者认为,此一程序完全可以参照司法程序进行设计。第三,明确合宪性审查的方式。从各国合宪性审查的制度规定看,合宪性审查的方式包括预防性审查,即在法律文件生效前进行审查;原则审查,即在法律文件生效以后发生具体案件前进行审查;具体案件审查,即在法律文件生效以后发生了具体案件的审查。也可以区分为抽象审查和具体案件的审查。第四,明确违宪责任。

在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的宪法体制下,全国人大常委会如果认为法律文件违宪,可以采用的违宪责任方式包括:(1)对交来批准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不予批准;(2)对交来批准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不予批准并责令修改;(3)责令自行修改;(4)撤销;(5)改变。全国人大常委会认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行为违宪,有权予以罢免。

(五)健全宪法解释程序机制。现行宪法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解释宪法,监督宪法实施的职权。据此,在宪法解释体制上,我国采用的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解释制。为了保证宪法解释的顺利展开,急需制定一部《宪法解释程序法》,以规范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法解释活动。(《法律科学》2018年第2期)

(胡锦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8年第2期法治文摘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