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文摘

毛涛:碳税立法研究

时间:2017-12-07 12:36:55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近年来,全球气温变暖趋势明显,全球性和区域性气候灾难频发。碳税立法成为社会热议话题。

碳税立法进程。碳税立法不宜急于求成,应在探索性立法的基础上逐步推进,最终走向全面立法。在探索性立法阶段,应以积累立法经验为主,从一些温室气体排放量大且易于操作的领域下手,或者选择一些地方行政区域进行试点。

碳税立法构思。1.计税依据。在征收碳税时,最为理想的计税依据是纳税人实际排放的温室气体量。在此种情形下,温室气体排放监测显得尤为重要。现阶段,运用红外线技术或化学实验等方式,可以精准地测算出化石燃料中的含碳量,且价格低廉,具有较强的实践性。2.征收阶段。 在碳税征收阶段选择上,国外已开征碳税的国家和地区主要采用两种模式:一种是上游模式,在化石燃料进入终端消费市场前,针对生产商或者销售商征收碳税;另一种是下游模式,在化石燃料进入消费市场后,针对消费者征收碳税。为更好发挥碳税激励作用,建议我国采用下游模式,针对化石燃料直接消费者征税。3.税目范围。建议税目设计采取渐进式思路,先对一些消费量大且易于管制的化石燃料征税,再逐步拓宽应税化石燃料范围,最终做到全面管制。4.纳税义务人。纳税义务人是碳税的实际承担者。征收阶段选择不同,碳税的纳税义务人范围也会存在差异。在进行碳税立法时,若我国选择以“含碳量”为计税依据,并在消费阶段征税的话,最为恰当的纳税义务人范围应是购买化石燃料的单位和个人。5.税率设计。建议我国碳税税率走一条“统一性、低起点、周期性、动态化”的定额税率路线。6.税收归属。我国的税收归属有三种类型,分别是中央税、地方税、中央和地方共享税。建议碳税采用中央和地方共享税的思路,由国税系统负责征收,并按照一定的比例在中央和地方间分成。7.税收减免。在征收碳税时,应给予新能源、非燃烧用途燃料、清洁电力及域外使用燃料者税收减免优惠,以此确保碳税征收的合理性和公平性。

碳税的征管流程。在征管流程设计上,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采用的“源头保障,终端买单”模式效果较为明显。具体流程如下:第一步:在我国境内总经销商(一级经销商)在进行化石燃料首次销售时,应向环境保护机关缴纳与终端消费者应纳碳税等额的保证金。第二步:购买化石燃料的二级经销商,应依据其采购量向总经销商缴纳与终端消费者应纳碳税等额的保证金。第三步:在终端销售市场,由化石燃料的零售商代收碳税。第四步:代收碳税的零售商,应以月为单位,向营业场所所在地的国税局缴纳碳税,并凭借国税局所开具的凭证,要求上一级的经销商退还保证金。第五步:化石燃料的总经销商在收到下级经销商所提交的纳税凭证后,携带相关凭证及资料向营业场所所在地的税务机关申请审核,审核通过后,凭借审核证明要求环保机关全额退还其缴纳的保证金。

碳税与排放权交易的制度协调。目前北京、上海、天津、湖北、广东、深圳、重庆等地已开展排放权交易试点。若开征碳税,很可能会出现管制重合现象,需要对两者的关系进行协调。(来源:中国法学会网课题成果栏目2017-09-20)

(毛涛: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副研究员)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