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文化

法学著作:我国现行宪法的诞生

时间:2019-09-27 09:15:05    来源:《法治吉林建设研究》    编辑:编辑部    浏览次数:

肖蔚云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6年11月出版

 

肖蔚云(1924-2005),湖南省祁阳县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0年至1982年参加修改宪法工作,1985年至1999年参加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起草以及两个特别行政区的筹建工作,为“一国两制”伟大事业做出卓越贡献。著有《宪法学概论》、《论新宪法的新发展》、《我国现行宪法的诞生》、《香港基本法与一国两制的伟大实践》和《一国两制与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等专著。

肖蔚云教授一生致力于宪法研究与教学,是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我国现行宪法的诞生》就是深刻阐述我国现行宪法条文内涵的一部重要文献。该书由“一九八二年宪法诞生的过程”、“修改宪法过程中讨论的主要问题”和“修改宪法中对序言和条文的具体讨论”三部分构成,作者写作语言平实,风格求真务实。

书中第一章概括了1982年宪法起草的原则:“领导的意见和群众的意见相结合”、“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力求稳定和确认改革相结合”和“本国经验和外国经验相结合”。从宏观上反映出当时人们对于宪法的理解,以及政风民情。

书中指出:“一九八二年宪法既总结了正面的经验,又总结了反面经验,宪法密切联系‘文化大革命’中任意抄家和抓人的非法行为,增写了保护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住宅不受侵犯、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等条款。”书中指出,“在一定意义上,反面的教训比正面的经验更重要,因为它更深刻、更有意义、更不易遗忘。在修改宪法中,许多的规定都是由于总结了‘文化大革命’的反面教训而规定的,如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加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保障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的权利、保障公民的民主权利和人身自由等。”“‘文化大革命’在宪法中并不是没有写,而是整个宪法都贯穿了‘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宪法是在全面、系统地总结‘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基础上产生的。”

该书还研究了当时中国宪法体制中的种种法律问题。如关于“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的内涵问题,书中指出“关于国家机构的活动原则,前几部宪法写的都是‘一律实行民主集中制’,这次修改为‘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主要是觉得‘一律’二字太绝对化,而行政机关实行的是首长负责制,虽然也是在集体讨论的基础上首长有最后决定权,也是民主集中制原则的体现,但又不同于国家权力机关实行的民主集中制形式。宪法的写法比较合适,说明‘原则上’国家机关都实行民主集中制,但具体的形式还可以有所不同。”再如,关于“财产权的社会义务”条款的诞生,书中指出“这一规定是在宪法通过的前两天,有人给全国人大主席团打电报建议的,并且还参考了外国宪法的规定。”

总之,《我国现行宪法的诞生》是一部研究宪法规范历史解释的重要基础性文献,对于理解1982年宪法内涵,了解我国现行宪法的由来,意义重大。(文/李航)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设研究》2019年第4期法学著作栏目。